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參孫!你在做什麼?你盯著桌上那塊肉已經很久了。」

「爹地,它太硬了,而且好難吃喔!再吃一口,我就要吐了。」參孫一邊說,一邊開始哭了出來。

「參孫,不要再像個小娃兒似的。你已經六歲了,如果你再不把我給你的食物給吃下去,你就會像你的朋友一樣死掉!昨晚,我們的鄰居內森告訴我,他的小女兒莎拉因為沒有食物吃,就這樣活活餓死了。這個城裡有很多人會為了搶我給你的這塊肉而爭個你死我活,但你卻不吃?我知道它的味道有點怪,但它畢竟是一塊可以吃的肉,可以保住你的性命。來,再吃一口。」

「這是什麼肉?」參孫問。「我以前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肉。」

「參孫,為什麼你就不能感激地把它吃下去?這可是我冒著生命危險搶來給你的,沒想到你卻不肯吃。」說著,參孫的爸爸朝他走過去,把參孫的椅子從桌旁拉開,又氣又急的開始對他叫囂:「起來,你這個固執、自私,沒用的小孩!」他一把將參孫推開,坐在他的位置上開始吃那塊肉。「我不打算告訴你這是什麼肉,你也不需要知道。但如果你不想靠它活下來,我要。我真不懂我為什麼要為你冒生命危險,你這沒用的小孩!」

敵軍圍攻參孫一家所住的城市,不允許任何人進出,已經將近一年半的時間。能夠阻擋敵人入侵這城的只剩四圍的城牆,所以他們正在建造一個能夠爬上城牆頂部的斜坡,藉此進入城內。而此時城裡的人正在挨餓,參孫的媽媽在他們房子後面有一個秘密小菜園,才讓她的家人勉強存活下來。

第二天早上,參孫被屋外的喊叫聲驚醒。他跳下床,躲在臥室牆邊和一個大盒子中間的角落。四名劍已出鞘的士兵衝進房裡的時候,參孫的爸爸正從床上跳下來,離他最近的士兵朝他的脖子一揮,利刃穿過他的胸膛,令他當場命喪黃泉。下一個士兵抓住參孫的母親,拿劍頂著她的脖子。第三名士兵用另一種語言說了幾句,抓著參孫母親的士兵便將她推向第三名士兵。就在這時,第四名士兵抓住參孫的手臂,將他從角落拉出。參孫的母親尖叫著大喊:「不要殺他,饒他一命,他可以做你們的僕人!」

時間彷彿靜止了。後來,抓著參孫母親的士兵說了幾句參孫聽不懂的話,於是從參孫背後抓他脖子的士兵把他拖到屋外,向著街上走去。參孫的脖子被掐得很緊,幾乎無法動彈,只能小跑步跟上。當他跌倒時,那個士兵以另一隻手從他脖子前方將他抓起來,這個動作讓他差點窒息。參孫對那個士兵說:「你弄痛我了!」士兵突然停了下來,一手壓住了參孫的嘴唇,瞪著參孫的眼睛說了兩個參孫聽不懂的字,接著把手從參孫臉上移開,繼續往前走。參孫只好默默地慢跑跟著。

最後,士兵帶著參孫到達聖殿廣場,似乎每個住在城裡的人都被帶到這裡,由一整營的士兵看守著。抓著參孫脖子的士兵鬆開他的手,將他猛力推入人群,參孫差點因他的力道而跌倒,還好人群中有人伸手把他扶住。參孫環顧四周,全都是陌生的人,所以過了一會兒,他開始在人群裡走來走去,一方面想找可能認識他的人,同時觀察士兵圍著的圈子是否有空隙,讓他能有偷偷溜走的機會。

中午過後,參孫看到一個年紀較大的男孩試圖從士兵間的空隙逃跑。但距離圓圈不到廿公尺,兩名士兵追了上來,用劍把他殺死了。參孫害怕的蹲了下來,開始哭泣。身旁有位婦人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靜靜地說:「小男孩,如果你不想引起士兵的注意就別哭。試著逃走是沒用的。」

參孫深深地吸了幾口氣,抬頭看著那位婦人說:「謝謝妳。」

過了一會兒,參孫坐在原處環顧四周,發現大部分的人也都坐在地上。士兵們圍著圓圈來回踱步,除了不定時有幾個人被推入人群,並沒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下午稍晚的時候,一名高大的士兵走到士兵所圍成的圈,高喊著一些參孫聽不懂的話。所有士兵開始往高大的士兵的角落移動。

不知因為什麼原因,士兵們都走了。當所有士兵都走了之後,人們坐在那裡,對眼前所發生的景象感到疑惑。太陽下山時,有幾個人站起來離開了,其他人看到他們沒有發生什麼事,於是也開始朝四面八方散去。

參孫起身回家。當他來到一個角落,看見一名瞎眼的乞丐坐在那裡伸手向人討錢。以前每當參孫去聖殿廣場的時候,都會在角落看到這個人,但他從來沒有給過他任何東西,甚至不曾停下腳步。但這次,他走近那個乞丐,蹲下來問道:「有人告訴你今天城裡發生了什麼事嗎?」

那個瞎子說:「沒有。我只聽到很多喊叫、哭聲,許多人跑來跑去的,但沒有人停下來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你是誰呢?」

「我叫參孫。我常見你在這裡,但從來沒有停下來和你說過話。今天早上有一名士兵殺了我父親,另外一名士兵把我媽帶走了。我沒有任何對象可以說話。」

「噢,孩子!」這個瞎子朝參孫的方向伸出手,「我很難過你沒有任何對象可以說話,我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因為我也一樣。」參孫崩潰地癱倒在盲人懷裡開始啜泣。「哭吧!我的孩子,儘管哭吧!」盲人緊緊抱著參孫說道。

過了一會兒,參孫停止哭泣,只是在黑暗中靜靜窩在盲人的懷裡。一段時間之後,這個瞎子問:「你今晚想在我家過夜嗎?」

「好的。」參孫說。

「那我們站起來。把你的手給我,我會引導你去我家。我知道你在黑暗中看不見,但我不需要靠眼睛來找到回家的路。你在那裡會很安全。」

當他們開始走,參孫打破沉默說:「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的名字是巴多羅買。」瞎子答道。「我來自便雅憫支派。」

二合一

第二天早上參孫醒來,巴多羅買已經出門了。參孫開始觀察巴多羅買的房子。這房子只有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地板上有兩個墊子、一個大水壺、一個裝衣服的盒子和一個裝熟透了的食物的盒子。桌上有一片麵包,難道這片麵包是巴多羅買要留給我吃的嗎?參孫不確定,所以他想起母親的話:「如果不確定一件東西是不是屬於你的,就絕對不要拿。」所以他沒有拿,走出門看了看四周,想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記得昨晚在黑暗中行走的時候,在進巴多羅買的房子前,他們曾爬上一個山坡,所以參孫轉身走下坡去找他。參孫以前沒有來過城裡的這個區域,他們來的時候在黑暗中轉了幾個彎,所以參孫至少走了幾個小時,才發現自己來到一條他所知道的街上。幾分鐘之後,他來到巴多羅買所在的角落。果然,巴多羅買坐在老地方乞討。

參孫一言不發地在巴多羅買身旁坐下。「參孫,我原本認為你可能會來。」巴多羅買說。「但後來想,你可能會找到路回家,然後待在那裡。」

「我永遠不想回到我原來的家了!」參孫說。「我爸爸的遺體還在那裡。士兵們把我媽媽帶走了。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一陣長長的沉默之後,巴多羅買說:「你不需要孤單一個人,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和我待在一起。你可以成為我的眼睛,我可以教你如何生存。但你家裡或許有些食物,在其他人去那裡拿走那些食物之前,我們先去拿。」

「我不覺得自己有辦法進入那間房子…」參孫說。「那裡太可怕了。」

「那的確不容易!」巴多羅買回答。「但我會跟你一起。你會知道當有人陪在你身旁的時候,你將有無限的潛能。我會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一路上我們可以小聲地聊天。」

「好吧,我們走。」參孫說。他們起身的時候,參孫將巴多羅買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由參孫負責帶路,他們開始出發了。當他們來到參孫家,參孫停下了腳步。門是半開的,難道裡面有人?參孫站在那裡聆聽是否有動作或聲音。當參孫正準備把門拉開時,巴多羅買輕聲對他說:「這是你家嗎?」。

「是的。」參孫小聲地回答。

「有人在裡面。」巴多羅買小聲地說。「我可以聽到有人走來走去的聲音。」

「我們該怎麼做?」參孫問。

「我們往右移動一點點。」巴多羅買小聲說。「然後你把門大大的敞開,我會大叫,把他趕走。」

「要是他不出來怎麼辦?」參孫小聲地問。

「他會出來的,」巴多羅買說。「耶路撒冷沒有軍隊了,只剩老弱婦孺。」

參孫悄悄伸手握住門把,猛然地拉開門。巴多羅買立刻大聲喊:「從我的房子滾出去!」兩秒鐘之內,一個沒辦法跑,甚至無法站直的老人從門口走了出來,看了巴多羅買和參孫一眼,口中說著:「廢物!」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走到街上。巴多羅買靜靜站著,聽聽是否還有其他人在房子裡,然後說:「好,參孫,帶我進去。」

參孫將巴多羅買的手放回自己肩膀上,帶他進入房子。參孫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親的遺體還躺在地板上。參孫倒抽一口氣停了下來。巴多羅買問道:「參孫,那是你父親嗎?」

「是的。」參孫回答。「我該怎麼做?」

「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巴多羅買回答。「我們應該繞過他的身體,在這裡四處找找有沒有任何食物或可用的東西,然後趕快離開。」

參孫帶巴多羅買到椅子前面,讓他坐下。他找到兩個大麻布袋,開始把食物放在一個麻袋,另一個麻袋裝了一些衣服、枕頭、兩個盤子、兩個杯子、一把刀、一個盤子和一些蠟燭。正當他準備說:「我們走吧!」的時候,參孫想起他母親在房子後面的菜園。他拿起裝有食物的袋子說:「我剛想到我媽媽的菜園,那邊或許有一些成熟的水果或蔬菜可以讓我們帶走。」而那裡確實有足夠的水果和蔬菜可以裝滿整個麻布袋。參孫將麻布袋拖回屋內,放在巴多羅買面前,問道:「你扛得動這個袋子嗎?它對我來說太重了。」巴多羅買起身,伸手抓住麻布袋,把它扛到肩上。參孫拿起另一個麻布袋,並將巴多羅買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帶他出了房子,然後回到他乞討的地方。巴多羅買帶參孫回到他的房子,他們一起準備了健康、美味的一餐。

一週之後,巴多羅買和參孫的食物幾乎快要吃完了。敵軍的士兵已經不見蹤影,愈來愈多人經過巴多羅買坐的角落,將零錢放在他伸出的手上。參孫每天都坐在巴多羅買旁邊,但只能坐在那邊等待,讓他感到愈來愈不耐煩。有天早上,巴多羅買感覺到參孫的煩躁,於是對他說:「參孫,我猜你想去些地方找朋友玩或做其它事情,而不是整天坐在我旁邊,我說的對嗎?」

「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和我玩的朋友了,但我想四處看看,找機會偷些食物。」

「我的孩子!」巴多羅買答道:「絕對不要偷別人的食物或任何東西。如果我們拿走任何屬於別人的東西,應許會滿足我們一切所需的神就不會祝福我們了。來吧,這裡有人們給我們的一些零錢,拿去看看你可以買到什麼?」巴多羅買把手伸進長袍,拿了十二便士給參孫。「你走的時候,請祈禱我們全能的神會增加這些便士的價值,滿足我們的需要。」

「但我不敢自己去!」參孫說。「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嗎?我可以成為你的眼睛,而你可以教我生存的技巧。」

「好的。」巴多羅買答道。「我跟你一起去。你會體會到有人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你的潛能是無限的。我的手會一直搭在你的肩上,而且一路上我們可以小聲地聊天。」

他們站了起來,巴多羅買伸出他的手,參孫讓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問道:「我們要去哪裡呢?」

「我們去聖殿廣場試試看。」巴多羅買回答。當他們來到廣場,參孫說:「廣場上只有少數人經過。」

「那我們進去聖殿吧!」巴多羅買回答。參孫和他的母親去過聖殿幾次,但都只能進到女院。那時的聖殿裡總是有很多人,但現在人數寥寥無幾。參孫注意到前些時候聖殿裡所有的裝飾品都已經不見了。敵軍士兵偷了所有的裝飾品,還包括所有用金和銀包覆的物品。參孫告訴巴多羅買他看到了什麼,巴多羅買坐在聖殿的中間開始大哭。

過了一會兒,參孫說:「別哭了。聖殿還在,只是沒有像以前那麼漂亮而已。」

「這是神的家,祂在世上的居所!」巴多羅買說。「敵人褻瀆了它。 神允許他們破壞我們的敬拜場所,因為我們已經遠離了祂,變得像我們周圍的敵人一樣罪惡深重。」

「罪惡是什麼意思呢?」參孫在巴多羅買停止哭泣後問。

「當我們違背神,按照我們自己的意思去做我們想做的事,而不是聽神的話,去做對的事,我們就充滿了罪惡。」巴多羅買回答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不要偷東西,因為神告訴我們的祖先要愛祂,也要彼此相愛。祂又要我們不可偷竊。當我們違背神的時候,就是在犯罪。」

不久之後,參孫問巴多羅買他們可不可以去其它地方?巴多羅買站了起來,伸出他的手,他們一起離開了聖殿。「還是你帶我們到市場呢?」巴多羅買說。「說不定那邊會有人在賣食物,我們可以買些東西吃。」

參孫和他的媽媽去過市場很多次,當時那裡有很多攤販。她幾乎可以買到所有她需要的東西。但現在只剩幾家攤販,他們都只賣食物。他們找到一位賣麵包的婦女,參孫低聲說:「這裡有個婦人在賣麵包。」

巴多羅買問那位婦女:「一條麵包多少錢?」

「二十五便士。」她答道。

「我們繼續走吧!」巴多羅買對參孫說。「我們沒有那麼多錢。」

他們來到一個賣橘子的男孩面前。「一個橘子多少錢?」參孫問。

「六便士。」男孩回答。

「我們買兩個橘子,一個算我們四便士。」巴多羅買說。
「兩個橘子我賣你們十便士。」男孩回答道。

「兩個橘子九便士。」巴多羅買又出了一個價錢。

「好吧,給我九便士然後你們就可以選兩粒橘子。」男孩同意了。

參孫數了九個便士,拿給了男孩,然後從一堆橘子當中挑選了最好的兩粒。「謝謝你!」巴多羅買說著就離開了。接著他轉身向參孫說:「我們去找個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吃午餐吧。」

參孫找到一個有樹蔭的地方,巴多羅買把臉轉向天空說:「慈悲的神,我們為這些橘子謝謝祢。」他們默默地吃著午餐,然後巴多羅買讓參孫帶他回到乞討的角落。他們坐在那裡時,有幾個人路過,幾乎每人都至少給了巴多羅買一個便士。

傍晚,巴多羅買轉向正在睡午覺的參孫說:「我們回到市場去找那位賣麵包的婦人,看我們能不能買些麵包當晚餐。」當他們找到賣麵包的婦人,巴多羅買輕聲問參孫,「這次由你來和她談,好嗎?」

參孫問那位賣麵包的婦人:「一條麵包多少錢?」

「十便士。」她答道。

「我們跟妳買兩條麵包,一條算四便士。」參孫說。

「我還剩四條麵包,十八便士賣給你們。」她回答道。「我不想再把它們帶回家了。」

「我們用十五便士買妳那四條麵包,這樣妳也就不用把它們帶回家了!」參孫說。

「給我十五便士,麵包就是你們的了!」婦人答道。

在他們回家的路上,巴多羅買說:「參孫,你學得真快!但我們要知道,全能的神,我們的供應者,今天和我們同在,當全能的神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能做的事是無可限量的。祂永遠會將手搭在你的肩上,而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和祂聊天,聆聽祂對你說話。」

隨著時間的經過,巴多羅買和參孫發展出親密的友誼。靠著參孫的眼睛和他那清楚描述所見事物的能力,讓巴多羅買更加了解他周圍的世界,包括它的美麗和危險。巴多羅買的智慧和耐心教導了參孫更多的知識和智慧,尤其是在面對那些為了自己的目的而想要控制他的人,他知道如何解決這樣的困境。在很多方面,巴多羅買就像是參孫的父親,而參孫就像是巴多羅買的兒子。

有一天,參孫坐在巴多羅買旁邊,當時很少人路過,更別說是施捨他們金錢。參孫一時感到很無聊,他對巴多羅買說:「我想去一些商店,看看他們賣些什麼,可以嗎?我過一會兒就會回來的。」

巴多羅買的回答是:「祝福那些你遇到的人。」參孫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他謝了巴多羅買,踏入了他右邊的第一扇門。幾秒鐘之後,只聽店裡的小姐說:「你這個小乞丐在我的店裡做什麼呀?現在給我滾出去,別想順手牽羊!」

參孫轉身離開了那家商店,然後走進下一間商店。店裡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著參孫。「你不是和瞎眼乞丐一起在轉角乞討的那個男孩嗎?你是來這裡偷東西的嗎?」男人問。

「不是的!」參孫回答。「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打掃。」

「免費嗎?」男人問。

「不,只要三便士。你的店會看起來更乾淨,走進來的人們會想在這裡買更多東西;你不但會把三便士賺回來,而且會賺更多。」男人同意了,給他一支掃帚,然後站在一旁看著參孫工作。當他打掃完的時候,男人告訴他,願意每天給他三便士請他來打掃。在短短四週之內,參孫每天打掃的商店從一間增加到十一間,而且每一家店都願意每天付他三便士。

某一個夏日傍晚,吃完晚餐之後,參孫問巴多羅買:「常常我問你可不可以去哪裡的時候,你總是說:『祝福那些你遇到的人。』那是什麼意思呢?」

「祝福某人就是給他來自神的某些東西。」巴多羅買答道。「許多雇用你為他們工作的人告訴我,你是如何認真地工作,而且和善的態度帶給他們喜樂。你以你的工作祝福他們,所以他們很樂意付錢給你。」

「你常常談到神,但我從來沒有看過祂。」參孫說。「祂到底是誰?」

「神不像人一樣,是你眼睛無法看到的。」巴多羅買答道。「祂是世界的創造者,太陽、月亮、星星,以及其它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是神創造的,當然也包括了人類。」

「就連壞人也是嗎?」參孫打岔問。

「不,所有神的創造都是美好的。」巴多羅買說道。「但神給了人們順從祂或拒絕祂的能力。神賜福那些順從祂的人,但讓那些拒絕祂的人做他們想做的事,祂不會祝福他們。有時人們為了做他們想做的事,會傷害到別人。記住,我們的供應者,全能的神每天都與我們同在。當我們全能的神與你同在時,你的能力是沒有極限的。祂會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上,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和祂說話,並且聆聽祂的聲音。」

霸凌

兩週後的一個星期五,就在參孫快打掃完最後一間商店時,一個年紀比他大,體格也比他壯的男孩走進了商店,打量著那些擺放在店裡的商品。他走來走去看東西的樣子讓參孫感到緊張,但他繼續打掃。參孫把一堆垃圾從後門掃了出去,然後回來領他的酬勞。當店家在算三個便士給他的時候,參孫瞥見那個男孩,看見他靠得很近在觀察。接著男孩轉身離開,然後參孫看到他消失在巴多羅買所在的角落。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一,另外一個年紀更大、更壯碩的男孩看著第一個商家付他薪水,然後另一個男孩在參孫打掃下一間商店的時候,也看著他領薪水。到了星期四,已經有四個不同的男孩看著參孫打掃然後領薪水,參孫看到他們總是在監視著他。傍晚,參孫告訴巴多羅買他的恐懼,他覺得這些男孩會為了搶他的錢而傷害他。巴多羅買想了幾分鐘然後說道:「參孫,我真希望我能保護你,不受這些男孩傷害,但是我看不到,更不用說是打架了。如果這些男孩包圍你,要你給錢,記得向神祈禱,請求祂的保護,並把錢給他們。他們可能還是會傷害你,但這也會讓神傷心。神會給你力量,讓你更容易承受這些痛苦,因為祂知道所有的情形。這樣的經驗就算會有痛苦,全能的神也會在適當的時機,用它帶給你超乎想像的祝福。」

第二天,當參孫打掃完最後一家商店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其中任何一個男孩,於是他開始走回家。不料在距離商店兩條街的地方,他在轉了一個彎之後,碰到其中兩個男孩。他開始後退時,又碰到了另外兩個。「小子,把你的錢給我們,把所有的錢通通交出來!」第一個男孩伸出手說。

參孫將手伸進他的袍子,倒出所有的便士,把它們放在男孩的手上。男孩數了一下然後說,「應該要有三十三便士,但這裡只有三十一便士。」

「你再數一次,」參孫說。「我給你三十三便士了。」

「你是白癡啊!」男孩說。「你是在說我不會算數?來!我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他往參孫臉上揍了一拳。那時,四個男孩開始對參孫拳打腳踢。其中一人撕下參孫身上的長袍,開始尋找硬幣。此時參孫已經躺在地上,試圖用雙臂遮住頭。然後其他三個男孩也不再踢他,開始試著在他的長袍裡尋找更多的硬幣。

最後,其中一個男孩說道,「他今晚就只有這麼多錢了,我們走。」他們把破洞的長袍丟還給參孫,然後大笑地揚長而去。參孫用他破了洞的長袍擦拭鼻子上的血,然後走回家,但他沒有把挨揍的事情告訴巴多羅買。

接下來那個星期五,在參孫打掃的時候,他一直在注意那些男孩有沒有出現,但卻連一個都沒有看見。為了安全起見,他從另外一條路回家。在距離家一條街遠的地方,那四個男孩從最後一個轉角跑了過來,抓住他,又開始向他要錢。這一次他們不等參孫把錢拿出來便直接伸手進他的長袍裡搶,並開始對他拳打腳踢。當他跌倒在地的時候,他看到原本坐在他身上揍他臉的那個男孩,突然從空中往後飛出去,而另一個男孩也跟著跌跌撞撞地摔倒,接著第三個和第四個男孩開始逃跑。參孫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高大的男人正伸手要拉他起來。男人讓參孫站穩,對著他微笑,一句話也沒說就鬆開了參孫的手。

參孫抬頭看了看他說:「先生,謝謝你!你為我做的這件事,以前從來沒有任何人為我做過。」

這個男人帶著微笑,但什麼話都沒有說。反而搖搖頭,把手放在他的嘴上,發出一陣怪聲。

參孫說:「沒關係的,你可以告訴我任何事。」

但是那個男人又把手放在嘴上,然後將它拿開,參孫只聽到他發出:「哼、哼、嗯、嗯」的聲音。

「你不能說話,是嗎?」參孫回答。

男人點了點頭。

「你願意和我一起回家嗎?」參孫問。「我家離這裡只有一條街,我想讓你認識我的新爸爸。」

男人點了點頭,所以參孫牽起他的手,然後帶他回家去見巴多羅買。接下來的八年,參孫、巴多羅買和他們口中的這位大約翰住在一起,彼此照顧。


問題討論與分享
廢物
這個故事是根據耶利米書第卅九章與列王記下廿五章一至七節建構的,當時耶路撒冷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圍困攻陷。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

Q. 故事中有哪些詞是你聽不懂的?

A. 讓小朋友說出他們還記得的一些陌生字詞,把它們的意義解釋給小朋友聽。

Q. 士兵會無緣無故殺人嗎?

A. 是的,以色列國王和他的軍隊在夜間逃跑,但在城外被擒並且遭到處決了。這個城裡的許多人被殺害,其他人被帶到巴比倫,成為巴比倫人的奴隸。

Q. 為什麼軍隊就這樣離開了呢?

A. 猶大王西底家的軍隊,以及王子和貴族在夜間逃離了城市,巴比倫的軍隊趕去利比拉追拿他們,只留下城裡的窮人。

Q. 巴多羅買告訴參孫:「我會陪伴你。你會體會到當有人陪伴你的時候,你的潛能是無可限量的。」你對這些話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A. 無論你的孩子對信任關係的重要性有什麼想法,都要加以接受與肯定。

Q.  巴多羅買告訴參孫:「當我們全能的神與你同在時,你做任何事都是沒有極限的。他會一直把手放在你的肩膀上,你可以一路上悄悄地與祂說話,並且聆聽祂的聲音。」你對這些話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A.  無論你的孩子對與全能神之間的信任關係的重要性有什麼想法,都要加以接受與肯定。

Q. 巴多羅買告訴參孫:「如果這些男孩包圍你並要你給錢,記得向神祈禱,請求祂的保護,並把錢給他們。他們可能還是會傷害你,但這也會讓神傷心。神會給你力量,讓你更容易承受這些痛苦,因為祂知道整個情形。這樣的經驗就算會有痛苦,全能的神將因著祂的名,用它帶給你超乎想像的祝福。」你對這些話有什麼樣的想法呢?你認為有可能是神差派大約翰來保護參孫嗎?

A. 接受你小孩的答案,並且謝謝他。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3人投票

Copyright © 2018 by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