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幼年時經歷重大失落的父親個性孤僻、情緒化並且易怒;面對孩子選擇基督信仰,甚至摔碗動刀,如此剛烈的個性怎會信主?

我的祖父母原本在桃園大園一代當佃農,由於經歷一連三年的天災人禍,使得祖父母動了遷移的念頭,之後聽人說基隆碼頭缺工人,便攜家帶眷到基隆落腳。由於經濟拮据,祖父母將ㄧ個孩子給了有錢人家,而當年醫療環境不佳,家中孩子一個個夭折,與爸最親近的小弟和母親在他小學時也相繼過世,最後只剩姑姑與爸二人留了下來。一連串的重大失落使得父親個性孤僻、鬱悶、情緒化並且易怒。

剛硬父親 病中決定信主

這樣喜怒不定的個性在父親結婚後,也讓溫柔的母親著實受了不少苦。母親走向因果論,相信自己必是上輩子大奸大惡,欠了老爸一屁股債,所以這輩子來償還。她每天定時念佛,除了早上吃素,還一堆日子吃齋,為的是今生結束時可以超脫輪迴,到極樂世界去。

爸媽二人個性迥異,但是在信仰上倒是站在同一戰線,面對我與大哥選擇基督信仰,媽採取絕食抗議,爸則摔碗動刀。如此剛烈的個性,怎會信主的呢?

爸的職業是木匠,加上長年吸菸,導致民國八十九年,肺部沾黏導致大出血而被送進基隆署立醫院,再轉送汀洲路三總開刀。那時我服事的機構,有三百多位同工在早禱會一起為爸的手術與得救禱告,神賜下話語:「這病不至於死,而是為了神的榮耀,好使神的兒子由此得榮耀。」(約翰福音十一章四節)。

我與大哥分享神的話,二人在手術室外感謝讚美神,毫不擔憂。二個大刀開了八個多小時,醫生說:找到二個出血點,因為血壓降得太低,不能再找,若還有出血點,就沒辦法了。感謝主,爸沒有再出血,手術非常成功,且兩天就離開加護病房,恢復速度之快,連醫生都嘖嘖稱奇。

就在這時美籍宣教士溫大衛牧師來救傳,與我一起到醫院探訪父親,牧師邀爸決志信主,爸一口說好,跟著溫牧師一句一句地跟耶穌禱告。
爸信主後氣質改變了,整個人慈祥溫柔了起來。

可惜當他出院回家後,回到習慣的生活模式,難捨週日上午父子喝茶的時光,因而未能踏進教會,進而活出與妻子、鄰舍不同的信仰。雖是如此,我與大哥仍是把握每次相聚的時間跟爸談聖經故事、教他唱詩歌,而溫牧師只要來台灣,必定到基隆探望父親,繼續傳講真理,兩人互稱老兄弟,老朋友。

九十七年媽嗎去世,帶給父親極大的打擊,喪禮結束後,心情低落,難以入眠,便反覆思索媽的信仰與喪禮的過程。媽要求她的大體不進殯儀館,因為師父說進了冰櫃,靈魂會下地獄;為了防止野貓野狗入侵,三個兒子在大熱天輪班每天24小時守護靈柩長達一個月。父親不禁想,媽五十年來那麼虔誠地吃齋唸佛、努力積功德,卻深恐遺體進冰櫃,會讓她下地獄,那她所信仰的菩薩在做甚麼?

處理生命中的失落事件

一方面法師說她已進了極樂世界,從此無災無病當神仙逍遙去了,卻要在燒紙錢時附上符咒,命令四方諸鬼不得搶劫,又要求眾家屬拉起繩索圍成圓圈免得所燒的房子、錢財給眾鬼魂搶了去,前後說法非常矛盾。

思念媽媽的老爸想把媽媽的骨灰放在家裡,然而法師說火化後的骨灰很是凶煞,連祖墳都不能放入,會犯沖,得租個地方至少放一年,又是一堆規條禮儀,老爸怎麼想怎麼不對,最後歸納出結論:這些都是人想出來的玩意兒,利用人對未知的恐懼以及想補償逝者的心理賺錢。

為了幫助爸走出幼年際遇所帶來的傷痛,我與他深度對談,他談到他二歲的弟弟因為打破碗,不敢待在家裡躲藏了起來,他四處呼喚小弟的名字,找到晚上十點,才在某戶人家屋後的水溝找到縮成一團的弟弟,兩人當場抱頭痛哭,說到這裡的父親又號咷大哭了一場。經過一次次淚水的洗滌、情緒的紓解,老爸的眼神越來越溫柔,人也越來越開朗。

九十九年三月,老爸又因肺炎住進三總,我們持續為父親能看到自己的罪,願意受洗禱告。27日晚間他作夢,夢裡他的一生彷彿電影般在他眼前不斷播放,他看到了從小到老許許多多自己做錯的事、說錯的話,以及對人的傷害。隔天,3月28日,老爸在三總再一次徹底認罪悔改,並受洗。

受洗後的老爸開心不已,他說:「我一生的罪愆、污穢都洗乾淨了,我舊的生命結束,新的生命開始了。」

受洗後對救恩更加篤定

今年6月爸再度入院,我十分掙扎是否要按原定計畫於六月13日前往大陸服事,深恐父親離世時我沒能陪在身旁,多次的禱告尋求,答案都是要我如期去服事當地的弟兄姐妹;神知道我的心,祂不會讓我遺憾。我跟老爸說我尋求的結果-神會照顧父親,我們一定會再見面,雖然我會很想念他,但我必須學習信靠上帝,將他交託給上帝。他說他也會很想念我,他一定會等我回來。

不料隔日他因鎮定劑的副作用而呼吸衰竭,插管急救進加護病房,在長春的我緊緊抓住神的應許。感謝主實現祂的應許,老爸醒了過來,在加護病房中每回大哥帶他禱告,結束時他總篤定有力地說「阿們」。

他恢復得很好,平安拔管出加護病房,六月29日,我如期返台,父女相見恍如隔世,擁抱了許久,我告訴他,他是我的寶貝,給我一千萬換他,我也不要,我好高興好高興看到他。

老爸笑了笑,說他也好高興見到我,我們一起向神獻上感恩。我要他陪我到90歲才可以離世,他說好,二人還互相打勾勾、蓋印章。接著父親補了ㄧ句「要看上帝」,「是啊,耶穌會給你一個年輕而健康的新身體, 你高興怎麼走、怎麼跑都行,那也很好」我回道。

然而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老爸於七月13日下午7點45分離世。感謝慈愛的上帝,成全老爸的心願-在與神與人和好、沒有痛苦、沒有遺憾、不拖累家人的情況下安息主懷。我滿心期待未來與我的寶貝老爸天上見!

(本文刊載於基督教論壇報 2013年八月14-16日 3519期愛家版))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21人投票

Copyright © Jane Hsu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