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神學一點靈

「神子是受造物」之神學謬理—從詩篇二篇七節談起

羅文謙 博士Walt Russell, Ph.D. 著 扶逸蕙 譯

「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詩二:7)

有些信眾頗多的異端教派的幾個教義令人一聽就皺眉,其中一個教義認為上帝的兒子並非於創世前便已存在,而是「被生出的」創造。他們宣稱在上帝創造的順序中,祂是最先出生的。旁門異端意欲打擊基督的神性和三位一體教義時,會引用詩篇二篇七節(「我今日生你。」)和歌羅西書一章十五節(「愛子…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等經文。然而,他們詮釋經文的角度正確嗎?這些經文可真是神子屬性的描述?經書作者是否主張神子受到特別高舉但終究是受造的生命?尤其詩篇二篇七節是否宣稱在上帝創世過程中,神子在某一刻被天父上帝「生下」?我們來研究幾個不錯的釋經觀點,之後應該就能找到答案。

糾正錯誤的詮釋觀

首先,我要分享有次偶遇兩個異端份子的經歷,這個異端教派教導的正是這種教義。幾年前,我家前院有一棵沒有結果的桑樹,這種樹有上百個枝幹,每年可生長到十二至十五英尺,每年必須修剪一次,剪到結節部位。那是個週六下午,我得要剪下所有樹枝,並想辦法將它們塞進大垃圾筒裡,週六要幹這種差事,我實在意興闌珊,大好時光,我本來可以去釣魚。總之,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我一邊把樹枝放進垃圾筒裡,一邊抬眼望向對街,發現對街有二位身著休閒西裝外套並打著領帶的男士,手提公事包挨家挨戶拜訪,簡短寒喧後,就奉上文宣材料。我心想:「噢,不會吧!好好一個禮拜六,還碰到這種事!」我看著他們在馬路另一頭拜訪,一邊不情願地收拾樹枝,一邊盤算因應對策。

這二位男士終於向我走來。一般來說,門鈴一響,你開門,這些異端份子就在眼前,你毫無時間準備,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這次可不一樣,我大約有十五分鐘準備跟他們展開對話。他們自我介紹後,我先發制人,問道:「你們是亞利烏派信徒,對嗎?」

他們皺起眉頭,回答:「亞利烏?不是,我們是「耶和華見證人」。」

「唉呀,我知道你們是那個教派的人,可是你們也是亞利烏派信徒。」我解釋:「亞利烏是早年一個堅信神子是受造物的教會前輩,奉行這種古老教義的信徒就是亞利烏派信徒,對嗎?」

「對,我想應該是。」他們回答,就此我們展開一段神學對話,他們略居守勢。

我就這樣,穿著骯髒的舊襯衫和牛仔褲,兩天沒刮鬍子,臉上長滿鬍渣,一邊把樹枝塞進垃圾筒,一邊還稱他們是亞利烏派信徒!我繼續提問:「既然你們是亞利烏派信徒,你們相信神子是受造物,對不對?」

「沒錯。」他們回答。

「嗯,那你們相信有些聖經經文明確指出祂是受造物囉?」

「是,沒錯。」他們回答。

「你們會引用類似詩篇二篇七節等經文,對嗎?」

「對,它是我們引用的其中一段經文。」他們答道。

「那請把它唸出來,就是詩篇二篇七節。」

他們唸道:「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我說:「天呀,聽起來就像神子是一個被生下、受造的生命,是不是?」

「對。」

我又問:「可是如果新約的教導不是這樣呢?」他們沉默不言。

於是我請他們翻開使徒行傳十三章卅到卅三節。那一陣子,我一直思想這些經文,我向他們解釋經文的時代背景。「注意使徒行傳第十三章的背景。保羅第一次踏上宣教旅程,途中向彼西底的安提阿會堂的猶太信眾傳道,在這裡,他向這些猶太人的講道快要結束,快要講到高潮了,請再讀第卅節。」

他們讀道:「神卻叫他從死裡復活。」

我請他們停下,問道:「這裡保羅講述耶穌生平的什麼事件?」他們當中一位年長的先生應該發覺我設了陷阱,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接著說:「坦白說吧,他說的是哪個事件?耶穌復活,對不對?」

「是的。」他們說。我請他們繼續讀第卅一、卅二和卅三節,他們讀道:「那從加利利同他上耶路撒冷的人多日看見祂,這些人如今在民間是他的見證。我們也報好信息給你們,就是那應許祖宗的話,神已經向我們這作兒女的應驗,叫耶穌復活了。正如詩篇第二篇上記著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我說:「好,各位,今天我想問你們一個神學問題,那就是:耶穌在哪一天被生下成為神子?」他們更是支吾其辭。我問:「是復活那天,對不對?耶穌被生下成為神子並不是祂受造的那一天;是祂復活當天,也是天父上帝擁立祂為王或使祂就職成為擁有一切權柄、權利和殊榮的彌賽亞君王。在復活當天,祂被生下,就是祂被擁立為王並任命為神子,被生下是一個形容彌賽亞的用詞,這個詞和神子被生下或被創造根本八竿子打不著,對不對?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做人也很實在,可是你們傳講有關神子的教義是錯的,我不是要對你們不客氣,但我要告訴你們保羅對詩篇二篇七節的詮釋再清楚也不過了,你們傳的道實在違背真理。【我也引用羅馬書一章三到四節和希伯來書一章五到六節】請回去花些時間研究神子「被生下」那天的相關經文,因為那天就是祂從死裡復活的一天。」

我們平和地結束了談話,他們走回車上,之後我再也不曾見到他們。不過,幾個禮拜後,他們派了一位教派中位高權重的男士到我們家,我們在家門口有一段有趣的對話。

對彌賽亞的期待

很多邪門異端(甚至有些基督徒)所犯的釋經或詮釋錯誤是,他們以為每當聖經用神子一詞提及耶穌,就是論及祂的神性。這可能適用於某些經文,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卻非如此,聖經指涉的是祂身為彌賽亞的身份。耶穌的彌賽亞身份包括祂神性的預先存在,這點無庸置疑,但卻不是新約的重點,新約作者努力想要證明拿撒勒人耶穌是唯一受到神的靈膏抹為要將上帝國度帶到地上的人,換句話說,意即耶穌就是彌賽亞,這字字面的意思就是「受膏者」。

對詩篇第二篇稍加研究便能突顯二篇七節攸關彌賽亞的文本脈絡。詩篇二篇是一首敘述型的讚美詩,也是一篇君王詩。君王詩是為大衛家族當下在位君王所寫,這類詩篇向上帝獻上各方面的讚美,感謝上帝在大衛王輝煌功勳中彰顯的良善,不過,一些詩篇描寫的成就卻遠遠超過任何大衛後裔君王的能耐,那樣的成就只能在大衛最終的子孫彌賽亞身上彰顯,在祂身上,世人對於大衛後裔的期待都得到答案,這麼說來,詩篇二篇可說是一篇間接的彌賽亞詩(如同詩篇第四十五篇和七十二篇),詩人的敘述遠遠超過當時在位大衛後裔君王的功勳。

這就是新約作者證明詩篇二篇七節中世人對彌賽亞的期待都在拿撒勒人耶穌身上成就的原因。耶穌從死裡復活時,祂終於確實地受命,坐上彌賽亞的寶座,祂被「生成了」彌賽亞,他「…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 神的兒子。」(羅一:4,黑體為作者強調重點)詩篇二篇八節更進一步宣稱彌賽亞得到了一份加冕禮物:「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認識聖經如何強調彌賽亞在歷史上的角色不僅幫助我們詮釋關於耶穌彌賽亞身份的經文,也有助我們明白彌賽亞耶穌如今的心意:「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十八:18-19),這樣實際釋經學帶來的結果可謂影響深遠。

羅文謙教授Walt Russell, Ph.D. 任教於百奧拉大學 (Biola University) 的泰博特神學院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教授聖經新約,著作等身,包括Playing with Fire: How the Bible Ignites Change in Your Soul。文謙與結褵卅五年的妻子潔宜定居於南加州。

譯自Psalm 2:7: The Created Meaning of the Created Son一文
原載於第28期52-53頁的基督徒研究期刊
Published in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 Vol. 28, No. 3 (2005) pages 52-53
本文正式取得授權。正體中文版權 © 2010 LiftingHands Network Taiwan 舉手網絡
 

「神子是受造物」之神學謬理—從詩篇二篇七節談起

張貼者 :Jane Hsu
張貼時間 : 2010-10-22

有些信眾頗多的異端教派的幾個教義令人一聽就皺眉,其中一個教義認為上帝的兒子並非於創世前便已存在,而是「被生出的」創造。

這經文對我有何意義?
這經文對我有何意義?
經文應用的嚴肅課題
經文應用的嚴肅課題
火線閱讀 危機重重
火線閱讀 危機重重
從‘Indians Slay Tigers’標題看經文文體類型
從‘Indians Slay Tigers’標題看經文文體類型
克勝短小經句文化
克勝短小經句文化
第一頁上一頁
  1. 1
下一頁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