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何弗尼,準備好迎接今天新的冒險了嗎?」非尼哈和他的弟弟剛吃完早餐,準備一塊兒去外面溜搭溜搭。

「你覺得我們今天能找到比昨天更好玩的事嗎?」何弗尼問道。「昨天你把你的頭和衣服都塗滿了羊血,看起來就像個死人似的躺在地上。有個老太婆走近你,你便跳起來對著她咆哮,當時我還真怕她被你給嚇死!我想,我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那個老太婆臉上驚恐的表情。今天你有什麼計畫?要不要再找其他朋友一起加入?」

非尼哈回答:「我看還是免了吧!他們的水準太差,既膽小又怕惹麻煩,根本是群笨蛋!他們不像我們這麼聰明,動作又没有我們快,所以他們喜歡跟我們一起行動,因為我們讓他們的生活變得刺激有趣。」

當兄弟倆往門口走去時,他們的母親叫住他們,問道:「你們兩個小子要去哪裡?」

非尼哈騙母親說:「我們要帶羊群到河邊的草場,可以讓我們去嗎?」

「當然可以啊!乖孩子。要記得看好這些羊。」她回答道。

非尼哈向她保證:「媽,我們一定會的。」

這對兄弟走向羊圈,非尼哈打開門,讓羊群慢慢走出來,何弗尼則是跟在後面照顧脫隊的羊,試著讓牠們跟上。

在往草場的途中,何弗尼忽然疑惑的喊著說:「非尼哈,你要去哪裡?這不是通往河邊草場的路呀!」

非尼哈回答:「我知道。我要帶牠們到多拉的羊欄,他會很樂意幫我們照顧這些羊,這樣我們就可以到市集看看能有什麼斬獲。」

何弗尼問:「你是說看看有没有油水可以撈?」

「當然嘍!」非尼哈回答:「你不會臨陣退縮吧?」

何弗尼回答:「算我一份,我們是同一陣線的。」

不久,兩個男孩把羊群帶到多拉母親的羊欄。多拉的父親三年前遭到殺害,他的母親費盡心力要讓家人不致挨餓。非尼哈事先承諾過多拉:「只要你讓我們的羊群待在這裡,等我們再來帶牠們回家時,會付給你酬勞。」

把羊安頓好之後,他們到了市集。非尼哈和何弗尼開始四處閒逛,看看那裡賣的食物和用品,假裝是要幫父母買東西。在那裡有個帶著幼兒的年輕母親,她有幾隻羊要賣。

非尼哈說:「何弗尼,你看到左邊的那個婦人嗎?她帶著一個幼兒,有幾隻羊要賣。你去她那裡,開始檢視她的羊。我會在這裡先待個幾分鐘,這樣她就不會知道我們是一夥的。等我過去的時候,我會利用她的孩子製造一些麻煩好轉移她的注意力。那時,你要將綁羊的繩子鬆開,偷偷牽一隻羊到多拉的羊欄。你記得要繞路,這樣如果有人問到牽了一隻羊的小孩,人們就會指引她去錯誤的方向。你就待在多拉那裡,我會到那裡與你碰頭。現在我們依計分頭行事。」

「你真壞!」何弗尼說。「我們就照你的話去做!」於是他慢慢走向那幾隻羊。

過一會兒,非尼哈也朝那幾隻羊走去。他從外袍的口袋掏出一把小刀,蹲在這個媽媽和她的小孩中間,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小孩的手臂上割了一個小傷口,再快速將小刀放回口袋。血開始從傷口流出,小孩開始尖叫,努力想繞過非尼哈去找媽媽。

非尼哈轉身向那婦人說:「哇,好可憐!妳女兒的手臂好像割傷了,正在流血。我這裡有一小塊布,可以用來包紮傷口。」他一邊說,一邊掏出口袋裡的布。

婦人感激的說:「真是謝謝你!」於是拿布來包紮女兒手臂上的傷口。

非尼哈抬頭看了一眼,說:「妳的羊跑掉了!我去幫妳追羊。妳好好在這裡照顧女兒,我會把牠們帶回這裡給妳。」

婦人再次向他道謝。

不出幾分鐘,非尼哈就找到這些羊,把牠們交回給婦人。她忙著照料孩子,没有時間計算羊隻的數目。

非尼哈問:「妳和妳的女兒都没事吧?」

她說:「我們没事,你真是個優秀的年輕人。」

於是非尼哈離開那裡,來到多拉的羊欄與何弗尼會合。

他們又回到市集的另一端, 看見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有叫駡聲從當中傳出來。他們趨前一看,發現引起這場騷動的是個到市集買東西的痲瘋病婦人。没有人敢碰她的錢或讓她靠近他們的食物,也没有人願意為她買食物。

婦人不肯離開,反而試著到蔬菜攤前喊著說:「我需要食物,不然我會餓死。」這樣一來,人們開始拿棍子威脅她,試著把她趕走。

非尼哈從一個攤販那裡撿一顆蕃茄丟向這個婦人,正好擊中她的肩膀。正當她轉頭看向非尼哈時,他的第二顆蕃茄已經丟了出來,不偏不倚打到她的左臉頰。接著其他攤販也跟著拿一些蔬菜丟她。她咒駡著,悻悻然的離開了。

何弗尼說:「你真壞!」「這樣她就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人群漸漸散開,何弗尼轉身對非尼哈說:「那接下來呢?還有什麼刺激的?」

非尼哈回答:「我也不知道。今天的冒險好無聊,都是一些以前做過的事;以前我們也曾經用蕃茄砸人。這樣吧,現在我們兵分兩路,誰先發現刺激的新鮮事,就向另一個人示意,然後再會合計畫怎麼找些樂子。你還記得我們的暗號嗎?搔耳朵表示『我不認識你』;手放在喉嚨表示『不要說話』;搔頭表示『我有一個計劃』。」

何弗尼說:「好,就這麼辦!但你不要脫離我的視線。」

於是這兩個男孩開始朝不同方向前進。走没多遠,何弗尼觀察到有個叫賣小麥的小販,買的人把幾個銅板交到小販手上,他便轉身將錢放進一個小袋子,再把袋子放進擱在地上他叫賣的一袋袋小麥前的外套裡。

於是何弗尼找到哥哥,對他說:「跟我一起來,我會把一個賣小麥的商人指給你看。到時候你從正面接近他,我會繞到他後面去。我已經弄清楚他把錢袋藏在哪裡,所以在你跟他討價還價的時候,我會偷偷拿走他的錢袋。這樣夠刺激了吧?」

非尼哈說:「這將是一個新的里程碑,我們動手吧!」說著,非尼哈慢慢走向何弗尼所指的攤販,假裝要向他購買全部的麥子。

小販懷疑的說:「你要買我全部的小麥?你只不過是個小孩子,怎麼買得起全部?」

非尼哈說:「我當然買不起,是我父親要我來買的。這小麥一袋多少錢?」

小販回答:「一袋七塊錢。」

非尼哈說:「如果你肯降到五塊錢,我父親就全部買下來。」

小販回答:「我不可能降到這個價錢。你的腦袋八成有問題!」

非尼哈說:「不是我的腦袋有問題。你想想:你可以把全部小麥一次賣給我父親,也可以到天黑之前還賣不出幾袋,看你自己的選擇嘍!」

在他們討價還價的時候,何弗尼已經繞到小販背後。他從一袋袋小麥上方伸過手去,把小販的錢袋從擱在地上的外套裡拿出來,接著馬上轉身離開。

非尼哈見狀假意的說:「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看小販没有答腔,非尼哈便轉身走向另一個小麥的攤販。後來他也離開了市集,到多拉家裡和何弗尼碰面。

當非尼哈走來時,何弗尼大叫:「我們實在有夠壞!這真是一個新的里程碑!」

非尼哈問:「袋子裡有多少錢?」

何弗尼回答:「我還没有看。但我確定付完多拉的報酬,還會剩下很多錢。」

兩個男孩各把一些銅幣塞在口袋裡,再把錢袋藏在多拉找不到的地方。接著他們走回市集,準備尋找新的冒險。

非尼哈在市集裡和一個朋友說話,何弗尼則是做著白日夢,一邊想著他剛到手的財富,一邊看著一群小朋友玩耍。

突然間,有人用手緊緊抓住何弗尼的雙臂,令他動彈不得。他抬頭看到左右各有一個壯漢把他架了起來,讓他的雙腳碰不著地面。跟在這兩個男人背後的,正是早上被他偷走一隻羊的婦女,她大聲叫著:「就是這個男孩偷了我的羊!」

何弗尼雙腳不停亂踢,口中不斷咒駡,但這兩個男人緊抓著何弗尼毫不鬆手,一路架著他到市集外一個賣繩子的攤子上。其中一個男人對攤販說:「我們需要一條繩子來綁這個小偷。」

何弗尼抗議的喊著說:「我才不是小偷呢!我怎麼可能偷人家的羊呢?你們一定是認錯人了!」

這時,何弗尼看到非尼哈走到附近。當他和何弗尼目光交會時,他先搔了一下耳朵,接著把手放在喉嚨上,又搔了一下頭。

非尼哈問:「你們為什麼把這個男孩綁起來?」

那個婦人說:「他偷了我的一隻羊。」

非尼哈問:「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她緊緊的抱著孩子說:「今天稍早的時候。」

非尼哈冷靜的回道:「那就不可能是這個男孩做的,他整天都在河邊的草地上照顧我父親的羊群。我今天早上把他留在那裡,自己到市場幫我母親買點東西。那時,我還幫妳把羊找回來,交給妳和妳的女兒,妳不記得了嗎?後來我立刻回到了草場,先把羊群帶回家,我們是在幾分鐘前才又回到市集的。所以,一定是我忙著幫妳找其他羊的時候,另一個男孩偷了妳的羊。但是很抱歉,我没有看到誰偷了妳的羊。」

「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的話?」其中一個仍然緊抓著何弗尼不放的男人問道。

非尼哈回答:「我不會說謊。我們的父親是大祭司以利,我們正在接受訓練,將來也要成為祭司。」

這兩個男人彼此對望,沈默了好一陣子。接著他們又望一望這兩個男孩、那個婦人和她的小女兒。

最後這位婦人開口了:「我可能認錯人了。我當時很肯定就是這個男孩,但我不相信以色列大祭司的兒子會偷人家的羊。他没有必要這麼做。」

接著她轉身向何弗尼說:「我向你致歉,可以請你原諒我嗎?」

「我原諒妳!」何弗尼一邊冷靜的回答,一邊看著非尼哈,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但其中一個男人仍不肯善罷甘休:「等一下,我哥哥會輕易相信你的話,但我可不一樣。我認為你們兩個都在說謊。我認識大祭司以利,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父親。哥哥,你看好我們的犯人,我去他家把事情弄個明白。」

他哥哥說:「你太多疑了,你以為每個人都是來偷你東西的。」

弟弟說:「我是個務實的人,而你是我們家最容易被人騙的人。很快我們就知道事實的真相了。」

他抓著非尼哈的手臂說:「我要帶這個孩子去找以利,說不定以利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呢!如果以利不認識這個男孩,我會帶著他回來,到時候,你們這兩個小鬼所受的痛苦一定會讓你們終身難忘!」

是以利親自來應門的。他打開門後說:「你弟弟呢?」上門求證的那個人說:「以利您好,我和您的孩子之間可能有點誤會。看來他們說的是實話,等會兒我會放了您的小兒子。」

在那個人轉身離開前,以利又問道:「你弟弟人在哪裡?我們的羊跑到哪裡去了?」

非尼哈若無其事的回答他的父親:「我們把羊群留在多拉那裡。何弗尼和我今天下午去市集想買禮物送給母親。這個人和他的哥哥誤認我們是小偷,何弗尼在他哥哥手上,我現在和這個人一起去把弟弟帶回來。在回家的路上,我們會順道把羊帶回我們的羊圈。」

望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以利還頻頻的說道:「我們家的非尼哈和何弗尼都是好孩子,他們倆有很好的名聲……」

問題討論與分享
惡形惡狀

這個故事是個根據撒母耳記上二章十二至卅六節與撒母耳記上四章四至十一節這兩段經文內容改編而成,故事內容純屬虛構。


Q. 故事中有哪些詞是你聽不懂的?

A. 讓小朋友說出他們還記得的一些陌生字詞,把它們的意義解釋給小朋友聽。

Q. 非尼哈和何弗尼的故事是否讓你想到了飛哥與小佛?他們這兩組人物有什麼異同之處?

A. 這兩組人物相似之處包括了他們都有一些瘋狂的點子,都自以為比其他人聰明。相異之處則是飛哥與小佛不會傷害任何人,但非尼哈和何弗尼會對人造成傷害。飛哥與小佛會避免不幸的事件發生,但非尼哈和何弗尼會為別人帶來不幸。飛哥與小佛是卡通人物,但非尼哈和何弗尼確有其人,聖經中描述了他們成人之後的故事。

Q. 非尼哈和何弗尼在聖經的什麼地方出現?他們是什麼人?有什麼故事?

A. 非尼哈和何弗尼出現在撒母耳記上二章十二至卅六節與撒母耳記上四章四至十一節這兩段經文。這裡的故事講到他們成年的表現,包括他們的生命如何結束,以及神對他們的觀點。小朋友對這段故事可能非常感興趣,但在講故事時要對內容作適當的調整與摘要。

Q. 非尼哈和何弗尼只是因為過度早熟,喜歡作弄別人,卻能全身而退?抑或他們的行為是神所厭惡的?

A. 在《惡行惡狀》中的非尼哈和何弗尼這兩個角色的設計,是根據箴言六章十六至十九節的邏輯以及以下這個命題:「非尼哈和何弗尼在孩童時可能有什麼樣的表現,才會導致他們成人後,做出記載在撒母耳記上第二章與第四章的行為?」

Q. 你覺得為什麼這個故事的標題是《惡行惡狀》?

A. 這個標題不只要描繪兒童及青少年可能有的不良行為,也要突顯出語言的演變,有些原本負面的字詞,後來成為用來表達恭維與仰慕的話語。

Q. 我們是不是可以一起想出其它字詞,過去它們是用來表達不好的事情,現在卻帶有正面的意涵?

A. 類似的一些常見字詞包括了「壞」、「變態」。有些字詞本來有貶低的意味,現在卻成為一種恭維的話,小朋友在這方面或許知道一些能和你分享的字詞。

Q. 在撒母耳記上第二章與第四章中,展現了神使用不完美的人來實現祂的旨意,但祂有時也會除掉那些傷害祂兒女的人。你的孩子是否能想到神還曾經使用了哪些惡人或曾經除掉哪些惡人?

A. 神使用約瑟的哥哥、埃及法老王、喇合、哈曼、尼布甲尼撒、希律王、彼拉多、猶大,另外還有一些不得善終的人。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0人投票

Copyright © 2015 by Dr. Rex Johnson 江毅博士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