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大衛,快點起床,有件事太不對勁。都已經清晨了,父親卻還没回來。趕快起床,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尼克,你這人真是很糟糕耶。太陽都還没出來就把我吵醒。你就不能讓我多睡一會呢?你確定父親還没回來嗎?你找過他的房間嗎?」大衛抱怨說道。

「當然找過了,自從母親過世後,父親午夜前一定會回家。我昨天坐在門旁的椅子上睡著了,醒來後發現蠟燭熄滅了。我還以為是父親回來把它吹熄的,沒想到我一推開他的房門,他卻不在家。我們必須出去找他。」

「你自己一個人出去找就好了。我待在家裡,他回來才不會找不到我們。」

「我知道你只想再回去睡覺,算了吧!這也不失是個好主意。我自己去找他好了。」

尼克朝著聖殿走去時,天色還有點暗,但他已經可以看清楚迎面而來的人。第一個人是他父親的朋友,與尼克擦身而過時說道:「早安,刀疤臉。」

第二個人也認得,這個人停下腳步對尼克說:「刀疤臉,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這麼早起床?」自從三年前他弟弟招惹一個趕驢子的人,這個人氣得在他臉上劃了一刀之後,人們就管他叫「刀疤臉」。

這兩個人都是以色列人的領袖,是議會的成員,議會是由祭司、長老、律法師所組成的。

「我父親從昨晚開會到現在一直没回家,我是來找他的。」尼克回答。

「你父親和我整夜都在開會,很快就能回家了。」另個人邊回答邊向前走。

果不其然,第四個人正是他的父親。

「兒子,你怎麼不是在床上睡覺呢?」他問道。

「父親,對不起。昨天您說要參加一場會議,但以前您總是會在我上床前回到家。所以我昨天坐在門邊,點著蠟燭。過一會我睡著了,醒來時燭火已經熄了,天快亮了,但去到您的房間卻没看到您。以為您出了什麼事,所以就出來找您。」

「的確發生一件很糟糕的事,但不是發生在我身上。」他父親說著。「我去大祭司的宅邸參加會議,過了不久,才瞭解開這個會的目的。是一群守衛把拉比耶穌手綁在背後,帶進開會的地方。他一被帶進來,有些祭司和一些朋友們,就開始對他大吼大叫。當他被帶到大祭司面前,聲音才安靜下來。後來大祭司開始問拉比耶穌一些問題。當他回答時,站在他身旁的人打他一巴掌說:『祢這樣回答大祭司嗎?』

接下來,整個房間的人開始騷動,有些祭司指控拉比耶穌做了什麼錯事和說錯了什麼話。但他們的指控顯然毫無根據。我還以為拉比耶穌應該不會有事。」父親嘆了口氣,接下去說:「大祭司起身,大家安靜下來。大祭司問說:『祢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

『我是。』耶穌回答。結果大祭司撕開衣服,說:『你們都聽見他這僭妄的話了。你們的意見如何?』結果祭司們定了他死罪。還有人吐口水在他臉上,又蒙著他的眼睛,用拳頭打他。後來等守衛把他帶走,我就立刻離開現場了。」

「父親,您之前和拉比耶穌說過話。您相信他是彌賽亞嗎?」尼克問。

「兒子,這件事真的很難說。」父親忍不住搖搖頭。「我知道拉比耶穌很偉大,醫治好許多人。但要說他就是應許中的彌賽亞,我真的不敢肯定。」尼哥底母回答。

走進前門時,毫無意外地看見大衛還在床上睡覺。尼哥底母說:「這件事不會就此結束。我們必須在羅馬人介入之前結束這場鬧劇,不然就會有大麻煩了。叫醒大衛,吃過早餐,再找出士兵把拉比耶穌帶到哪裡去了。」

三人很快吃完早餐,出去打聽。回頭往該亞法的宅邸走去,看到許多人朝著總督彼拉多的衙門跑去。父子三人也跟著過去。

到了衙門附近,看見群眾圍在門口。尼哥底母問一位朋友:「拉比耶穌在哪裡呢?」

「羅馬士兵把他帶到裡面去了。」朋友回答。

尼哥底母低聲地對尼克和大衛說:「因為他們不曉得該怎麼處置他,很可能會放他走。」

幾分鐘後總督彼拉多走出門口,對群眾說:「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你們有個規矩,在逾越節要我給你們釋放一個人,要釋放這位猶太人的王嗎?」

「不要這個人,我們要巴拉巴!」一個祭司喊著,後來愈來愈多人也跟著喊:「我們要巴拉巴!」

「這個巴拉巴是誰呢?」尼克問。

「巴拉巴是叛黨的領袖,企圖推翻羅馬的總督,比拉多不會釋放他的。」尼哥底母回答。

但總督彼拉多向士兵示意,讓他們把拉比耶穌帶回衙門內。他吩咐士兵:「對他用鞭刑。」士兵用荊棘編做成冠冕戴在他頭上,血流到他的臉和脖子上。又給他穿上一件舊的紫色袍子,把他打扮成國王的樣子。接著用手掌打他:「猶太人的王萬歲!」接著把拉比耶穌綁在一根柱子上,再猛烈的鞭打他。

大衛用力伸長脖子還是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當群眾向前擠去時,他索性轉身走到人群後方的一座牆,爬到牆上來觀看。

背部、肋旁、腿部都流著血。卻没有人阻止,士兵仍舊一次又一次的鞭打。

尼哥底母和尼克往後退到大衛身邊。「爸爸,您快叫他們住手。」大衛哭著說。

「我能有什麼辦法呢?」尼哥底母回答,眼淚流了下來。「可能等他們打完了,總督就會把他帶回衙門內,等待群眾都散去吧。」

當士兵們打完了拉比耶穌,總督彼拉多再次走到群眾前面說:「我把他帶出來是要你們知道,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士兵們把拉比耶穌帶了出來,總督彼拉多高喊:「你們看這個人!」

「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祭司長和差役喊著。

「父親,您快想想辦法,這些人敬重您,他們會聽您的話。」尼克說。

「他們不會聽我的。當他們喊著『釘他十字架!』時,我想到先知以賽亞在幾百年前這麼寫:『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所有的文士都知道這是關於彌賽亞的預言,今天這些人所要做的事,證明了耶穌如他自己所說的,他真的是彌賽亞。」

「他們真的要把彌賽亞,釘死在十字架上嗎?」尼克問。

「是的,無論怎麼做,都無法阻止他們。」

時間來到中午了,總督彼拉多再次把耶穌帶到衙門外,周圍都是士兵。彼拉多坐在衙門外的審判桌前,再次宣告說:「看哪,這是你們的王!」

「釘他在十字架上!」群眾高喊著,接下來甚至開始吟誦:「釘-十-架、釘-十-架」聲音愈來愈響。

「你們要我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彼拉多問。

「除了凱撒,我們沒有別的王。」站在最前面的祭司長傲然回答。

於是彼拉多將彌賽亞耶穌交給猶太人,去釘十字架。他們無權把人釘十字架,必須讓羅馬士兵來做這件事。羅馬士兵把耶穌帶往行刑的地方。還要耶穌扛著自己的十字架,直到精疲力盡為止。尼哥底母和兩個兒子跟著人群,看著士兵們將他按在十字架上,用釘子釘在他的手和腳上,再把十字架豎立起來,插進地上的洞裡。有兩個強盜和耶穌一起被釘,一個在他左邊,另一個在右邊。

盡情嘲笑一番後,群眾漸漸散去,尼哥底母父子以及其他少數人仍然留在原地。

過了一會兒,尼哥底母說:「彌賽亞耶穌是甘願為我們受死的。以賽亞預言到他的死,他寫道:『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大衛開始啜泣。尼克上前去和他抱頭痛哭,尼哥底母用雙臂擁抱兩個孩子。雖然還是白天,但天色突然變得像夜晚一樣。他們清楚聽到耶穌高喊:「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祢手裡。」他們仰頭,看見他的臉轉向他們,然後頭垂了下來,下巴靠在胸膛。「孩子們,彌賽亞耶穌已經死了。」尼哥底母輕聲地說。

有一個百夫長,也看見這幅情景,轉身對尼哥底母說:「這真是個義人!」

尼克深深吸了一口氣,摸著臉上的疤,說道:「父親,您說對了。他們殺害了彌賽亞,只有他是義人,其他人都有罪。」

坐了一會兒,尼哥底母說:「孩子們,不能讓彌賽亞耶穌掛在十字架上過夜。我們回家準備些香料來安葬他。」於是他們站起來,轉身走回家。

回程的路上,他們遇到尼哥底母的朋友約瑟,也是議會的成員,只見他手裡拿著梯子和麻布。忍不住停下腳步,「你要去哪裡?」尼哥底母問。

「我已經去向總督彼拉多求情,他答應讓我把耶穌的身體從十字架上拿下來,放到我自己的新墳裏。我現在正打算去做這件事。」

「我們也預備了香料,要去埋葬耶穌。一起來吧!」尼哥底母說。

四周恢復明亮了。他們把耶穌的身體從十字架放下來。約瑟把梯子放在一旁,從肩膀抬起耶穌的身體,尼哥底母負責抬腳。兩個孩子把細麻布和香料袋放在肩膀上,各抬著一隻手臂。等他們把他的身體抬到約瑟預備的新墳墓──一個從山壁鑿進去的墳墓時,有兩名婦女一路跟著。

尼哥底母和約瑟用香料和細麻布,把耶穌的身體纒裹好,尼克、大衛和婦女們靜靜觀看。等做完時天已經快黑了,走出了墳墓,約瑟和尼哥底母合力推了一塊大石頭封住洞口。大家都没有說話。彼此點頭示意後,各自回家。

第二天是安息日,尼克驚訝得很,因為父親竟然没有去會堂,一直留在家裡。到了下午,「父親,我想出去透透氣,可以出去找朋友嗎?」大衛說。

「當然可以,不過要在日落前回來。」父親回答。

大衛帶著甩石器出門了。跑個步讓自己心情好一些,他很快就到了谷門。巴特、西門和掃羅早就在那裡了。「飛毛腿!你昨天有看到有人被釘十字架嗎?」掃羅說。

「有啊,那你呢?」大衛回答。

「我看不下去,太殘忍了,我覺得噁心,所以就先回家去了。」

一行人往汲倫溪谷走去時,大衛提議:「我有一個想法。有六個祭司唆使群眾,要求把耶穌釘十字架。他們必須為拉比耶穌的死負責、應該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

「你有什麼計畫嗎?」巴特問道。

「我們都會用甩石器。可以針對每一個祭司,看看他們經常去哪裡禱告,查出什麼時候會落單。如果我們分別站在四個角落,正面的人負責分散祭司的注意力。其他人可以偷偷接近,再用石頭朝祭司的後腦勺或頭的兩側射去,再往相反方向逃走,没有人會知道是我們做的。乾脆六個祭司都除掉,這主意怎麼樣?」大衛回答。

「太危險了。」年紀最小的西門說。

掃羅也幫腔說:「没錯,殺害動物是一回事,但取人性命就不一樣了,更何況這六個人都是祭司。這會讓我們都成了罪犯,搞不好還會釘十字架。」

黃昏了,安息日即將結束,這幾個男孩走過谷門後,各自回家。大衛没有把計畫透露給哥哥和父親,但整晚睡得很不安穩。

天剛亮時大衛就起身,穿好衣服,決定先繞到墳墓,再去牧羊。就在距離墳墓約一百公尺的地方,遇到一位婦女,他記得把耶穌屍體抬進墳墓時,見過。她也停下了腳步,問說:「你不是那天把拉比耶穌屍體抬到墳墓的人嗎?」

「對啊!」大衛回答。

「拉比耶穌復活了!我看見他,他還跟我說過話。」那婦女高舉雙手,大聲呼喊。

「但我知道他死了,是我把他抬到墳墓裡的。我應該相信嗎?從來没有人死而復生的。」

「我知道,但現在他復活了!我真的看到夫子,荊棘冠冕在他臉上留下疤痕,還有他手和腳上的釘痕。」婦女激動地說,又補充道:「而且我也認出他的聲音。」

「他對你說了什麼?」

「他叫我的名字!我認出他,他還給了我一個擁抱,對我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裡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婦女緊接著說:「我要趕快去告訴大家這個消息。」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兩人走得很快,婦女-馬利亞說:「他好幾次說他會受審、遭殺害,並且在第三天復活,當時聽不懂。現在一切豁然開朗了,他仍然活著!幾天前才讓他的朋友拉撒路從死裡復活,現在他也復活了!」

接近大衛家時,馬利亞說:「去把拉比耶穌復活的消息,告訴你的父親和哥哥,他們也需要知道。」

「謝謝你!」

大衛打開家門,快步跑進,「爸爸、尼克。」

「跑去哪裡了?」尼哥底母問。

「我本來打算去墳墓,結果在路上遇到了馬利亞,她告訴我耶穌離開墳墓了,不但叫出她的名字,還跟她說話。馬利亞也看到他臉和手腳上的疤痕。耶穌要她去告訴他的弟兄他復活了!我回來告訴你們。」大衛回答。

「你相信馬利亞說的話嗎?」父親問道。

「是的,我相信。」大衛回答。

「所以《以賽亞書》才會這麼說:『因自己的勞苦,他必看見光,就心滿意足。』我以前不明白這段話的意思,現在我懂了。彌賽亞耶穌復活了!」尼哥底母若有所思地說。

大衛轉身對尼克說:「你現在可以求彌賽亞耶穌,醫治你臉上的疤了。」

尼克摸摸臉頰,回答道:「不需要,以前我一直試著追求永遠無法達到的完美。這疤痕是我和十架上的耶穌,連結的記號,我是屬於他的。因為他,我得到真正的公義,我不再介意別人叫我刀疤臉。」


問題討論與分享
刀疤臉
這個故事是個根據《約翰福音》十八章十九節至二十章十八節一段真實故事改編,故事中彌賽亞耶穌被殺是真實的情節。


Q. 故事中有哪些詞,是你聽不懂的?

A. 讓小朋友說出還記得哪些陌生字詞?解釋給小朋友聽。

Q. 議會是什麼?

A. 議會是七十位猶太領袖所組成的團體。其中有祭司、有德高望重的人,還有一些律法教師。

Q. 「拉比」是什麼意思?

A. 「拉比」的意思,是老師或是夫子。

Q. 當大祭司問拉比耶穌:「祢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時,耶穌的答案為什麼引起所有人的憤怒?

A. 這些領袖,特別是這些祭司,他們都知道猶太的先知預言了彌賽亞救主會降世,他會帶領百姓脫離罪和奴隸的生活。他是至高神耶和華的兒子。對猶太人而言,神的名字非常特別,所以他們稱呼神為「當稱頌者」。

Q. 當你聽到大衛從自己的經歷中,描述彌賽亞耶穌受審的過程時,有什麼樣的想法與感受?

A. 接受孩子們所提出的想法與感受。這是一個兇殘而不公平的事件,可能讓許多人無法承受,特別是年紀較小的孩子們。但耶穌受審、被釘十字架、復活的這些事實,讓這個故事有別於童話故事。而且這是神的救贖計畫,要救所有相信,並且祈求復活的彌賽亞耶穌活在他們生命中的人。

Q. 你對大衛計畫向那六個祭司復仇,有什麼想法?

A. 可能孩子當中,有人會認為這是個不錯的想法,特別是男生。但事實上,這不是理想的作法。我們也注意到當大衛得知耶穌仍然活著時,就把原先的計畫抛諸腦後。他並不需要親眼看見彌賽亞耶穌,就相信馬利亞所說的話。這就是信心。你也可以用《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和希伯來書十一章的內容,來提醒孩子們。

Q. 你有注意到尼克對彌賽亞耶穌的死與復活,有什麼反應嗎?

A. 尼克認為自己臉上十字的疤痕很珍貴,象徵著他與彌賽亞耶穌之間的連結。它就像一個烙印,顯示出他現在是屬於耶穌的。


Q. 耶穌在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中,對尼克和大衛的父親說:「凡是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你認為他要表達什麼意思?

A. 凡是有人相信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可以為他還清罪債,讓他過去的錯誤與過犯一筆勾銷,他就能立刻得到永生。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7人投票

Copyright ©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