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經文:撒母耳上21:11-15,22:1-4

11、 亞吉的臣僕對亞吉說:這不是以色列國王大衛嗎﹖那裡的婦女跳舞唱和,不是指著他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嗎﹖
12、 大衛將這話放在心裡,甚懼怕迦特王亞吉。
13、 就在眾人面前改變了尋常的舉動,在他們手下假裝瘋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
14、 亞吉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什麼帶他到我這裡來呢﹖
15、 我豈缺少瘋子,你們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瘋癲嗎﹖這人豈可進我的家呢﹖
1、 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
2、 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
3、 大衛從那裡往摩押的米斯巴去,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裡,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
4、 大衛領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大衛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裡多少日子。

春秋戰國時期,吳越兩國爭霸,越王句踐是個能君,把吳王闔廬打敗了。闔廬臨死前,要兒子夫差一定要報仇雪恨。夫差繼承王位,任命伯嚭為太宰,伍子胥為謀臣。為了牢記血海深仇,他派人每天站在必經之路上,高聲叫道:「夫差,你忘記亡國之仇了嗎? 」夫差則含淚高聲回答:「國恥父仇絕不敢忘!」經過三年努力,國力大增,吳國大敗越軍於會稽山。句踐原本欲殺掉妻子兒女,並將珠寶付之一炬,與夫差決死戰,後被範蠡和文種勸止。

亡國之君的句踐做了夫差的奴隸,白天放養馬匹,晚上為吳國先王守墓。夫差出行時,句踐在車前牽馬,吳國大臣在一旁嬉笑謾罵,對句踐極盡羞辱。剛開始,性格剛毅的句踐,根本無法容忍。範蠡勸句踐,要復國,一定要忍,並與句踐同赴吳國當人質。

句踐忍辱含垢,原本君王剛毅性格,在作夫差的奴隸中,消磨殆盡。磨呀!磨呀!性格磨到一個程度,竟連夫差生病時所排泄的「恭」(糞),都可以拿來舔。磨呀!磨呀!句踐竟磨出一種「忍人所不能忍」的大忍性格。

果然,這個「大忍」性格,讓句踐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終於把吳王夫差打垮,為自己和越國人民雪恥!

「大能、大才」人所好也!在天地間誰不喜歡擁有大能大才,頂天立地,成就大業?誰不喜歡功成名就?但有能有才不見得就能成就大業呀!句踐沒有大才大能?如果他有大才大能,怎麼會淪落到成為亡國之君?大能大才有時是叫人「淪落」到「無立錐之地」呀,句踐不就如此?

句踐怎樣翻盤?把生命中一盤「爛牌」打到變成「好牌」?是他的大能大才嗎?我們來看一段司馬遷記下吳王夫差的相國伍子胥怎麼說句踐:「句踐為人能辛苦!」,句踐做人就是能夠吃苦呀!不要說「吃苦」,連「吃恭」也在所不惜了,你說,句踐怎麼會不成功?「為人」,就是「做人」呀!是被苦難磨掉所有做人的尊嚴,句踐復國成功,不是因為大能大才,而是因為「做人」成功呀!才把手中的爛牌打到變成好牌呀。

「性格」被磨熟了,「才能」才開始發亮,而且照亮天下呀!

在聖經中,我們看到那些被上帝重用的偉大君王或先知,哪一個不也是經過這個過程?那些有才有能的偉大人物,聖經會特別高舉因為「有才能」(恩賜),上帝才特別重用?是「才能」重要?還是「磨熟的性格」重要?你難道喜歡用一個大能大才的人,但是天天跟你唱反調,甚至自以為自己了不起,目中無人?有才有能不能給人溫暖,不能給人愛呀(有時反而像虎狼,給人帶來災難呀!大能如句踐,不就曾經如此糟蹋他的百姓?);磨熟的性格才能給人溫暖!

在當今台灣的教會氛圍裡,大家都喜歡講「恩賜」(才能),高舉恩賜,有「恩賜」才是王道,用恩賜高舉事奉的旗幟,大家趨之若鶩。然而,讀聖經二千年歷史,哪一個偉大事奉的人物,不是因為「才能」被磨脫殆盡,性格被磨熟了後,才開始被上帝重用?才能外顯四方,建功立業;性格隱斂內心,卻是深不可測,搖天撼地呀!

大衛,一個上帝重用的僕人,才能搖撼四方。但在才能走入死胡同時,顛沛流離,無處可容,躲到山洞中,無計可施,卻是上帝開始重用他的濫觴!

在最艱難的時候,大衛曾經說自己是條「蟲」(詩篇22:6)!後來,大衛靠著四百個當時社會最沒用的邊緣人(注意,不是當時最有才能的人!),打下江山,做了以色列偉大的國王。大衛的一生,有血淚,有荒誕,也有忠心。這篇文章就是以大衛為例,我們來看看上帝用人的一些原則,在「才能」與「性格」的顛簸路上,我們應該怎樣照著聖經的原則,來看待自己的才能與性格?同時,在使用一個人時,在「才能」與「性格」的天平中,如何找出一條「王道」,作為權衡的標準?

一、「掃羅殺千千,大衛殺萬萬」(V11)---有才能(恩賜),不能打江山

大衛是上帝所重用的僕人,他的才華與能力,從小時候就顯出來了,撒上16:12說道:「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這麼一個光紅俊美的小生,撒母耳一看,就知道是上帝要的人,馬上用膏油膏他,成為神要重用的人。

果然,大衛也不負眾望,在一場與非利士人大戰役中,身高三公尺(9.75ft,六肘零一虎口)的巨人歌利亞,向以色列軍隊叫陣40天,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對抗,結果幫掃羅王拿兵器(掃羅王還不認識他呀),偶爾還要回伯利恆幫老爸牧羊的大衛,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然用投石器,一塊石頭就打死歌利亞,展露頭角。從此,一路被提拔,成為掃羅旁的愛將,還作了戰士長,甚至和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成為莫逆之交。

但是,光芒四射的結果,人民唱起戰歌「掃羅殺千千,大衛殺萬萬」,功高震主,引起掃羅大不快,掃羅震怒,說道:「將萬萬歸大衛,千千歸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撒上18:8)結果,掃羅王從此「怒視」大衛。「怒視」,在中文譯本中,並未把掃羅那種心裡的矛盾寫出來,在NASB(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中,這個字用suspicion,意思是「猜忌」,這個意思是指掃羅王從聽到「掃羅殺千千,大衛殺萬萬」以後,從此吃喝無味,心中開始了「深層的猜忌」,深怕大衛隨時會「幹掉」自己的王位。這樣的結果,讓大衛從此也開始命朝不保夕,只能亡命天涯,同樣害怕自己隨時會丟命!

才能高,好嗎?沒錯,如果只讀大衛的前半生,那麼這前半生所看到的是「有才有能」的結果,讓大衛「吃盡苦頭」,一路被掃羅追殺,幾乎命是朝不保夕。因此,對多數人來說是「極大資產」的才能,但對大衛來說,「才能」並非如此,甚至成為生命中極大的「負債」,到一個程度,「才能」幾乎讓他的命都要賠上了!

二、裝瘋賣傻(V12--15)---磨性格,磨出敬畏來

大衛一路逃,逃呀逃,竟跑到迦特王亞吉的轄區。迦特(Gath)在哪裡?就是非利士人的土地。大衛剛出道,讓他一舉成名的大戰,就是打敗巨人歌利亞之戰,歌利亞就是迦特人。
這裡,作者撒母耳記載當大衛走投無路,要去投靠亞吉王(就是亞比米勒王,詩篇34)時,竟然被他的臣僕認出,他就是掃羅王一路要追殺,且被以色列百姓大大讚美,當過以色列大將軍的大衛呀,他竟然投靠到非利士人的領地來了。對非利士人來說,大衛的名氣太大了,他曾經用投石器,一顆石頭就把非利士人的偉大戰士巨人歌利亞打垮了,讓非利士人落荒而逃,此情此景,非利士人當深刻的烙印在心頭。二來,掃羅做王,這個政敵跑到非利士人的土地來,如果收留,豈不是留下以色列攻打非利士人的藉口?過去,非利士人曾經被以色列打敗,如果收留這個以色列的逃難的大將,豈不禍患無窮?

在聖經中,撒母耳寫道:「就在眾人面前改變了尋常的舉動,在他們手下假裝瘋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亞吉對臣僕說:你們看,這人是瘋子。為什麼帶他到我這裡來呢?我豈缺少瘋子,你們帶這人來在我面前瘋癲嗎﹖這人豈可進我的家呢﹖」(13-15)看大事不妙的大衛,也鐵了心,裝瘋賣傻,還讓唾沫都流到鬍子了。

如果不是恐懼到極點,如果不是走到山窮水盡,逃難的大將軍何必走到這個地步?還要假裝讓唾沫流到整個鬍子都是?!

山窮水盡,連個容身的地方都沒有,這時,才能算什麼?能吃嗎?能用嗎?能夠救自己的性命?才能走到死胡同呀。然而,這時候,把才能磨到窮處,卻同時優美的性格也逐漸被磨出來了。在幾乎是人生幽暗死路的時候,大衛做什麼?他性格中的一種改變他人生的特質跑出來了,是什麼東西?在詩篇34篇中,大衛逃離了亞吉王以後,親自寫下了這樣的話:

7、 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
8、 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9、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0、 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

磨到生命的才能完全無用,磨到生命的極處,大衛從死難中逃出來,竟然說:「敬畏他的一無所缺」,敬畏耶和華的,什麼好處都不缺。這是什麼邏輯?大衛不是什麼都沒有嗎?他的性命也幾乎不保了,怎麼會說有人「四圍安營」?這怎麼樣的邏輯都說不通呀!

這說不通,就是妙處,就是上帝開始改變大衛成為大器皿的濫觴。大衛的才能,當下無敵,因此,在以色列大軍危難之際,可以打敗巨人歌利亞,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大軍,成為時代的英雄。但是,才能可以為人做事,但沒有辦法完全轉化成為服事上帝的用處,說不定還會成為福音的絆腳石。大衛有大才,掃羅可以用,但是上帝不要用。上帝是要大大的用大衛,但是要用人來磨這個未來的偉大僕人。掃羅一點一滴的磨大衛,先欣賞你,再來猜忌你,更進一步要讓你死,讓你走投無路。

但是大衛?他一路被磨,磨到才能無用處時,竟也磨出一種優美的性格,這個優美性格就是「敬畏神」。在詩篇34篇中,一種敬畏神的性格氛圍充滿整個詩篇,在寫這篇詩篇時,大衛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苦境艱難也沒有消除,又憑什麼說「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7節)。苦難還沒過去也,性命不一定保的住呀,走入生命死胡同的人,怎麼會說上面那樣的話?難道大衛瘋了嗎?還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處境?

當然不是,大衛是一個才能出眾的幹才,不僅他的外表出眾,他的幹才,更讓他在非利士之戰中,表露無遺。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才能幹練,讓大衛吃到不少甜頭,一路從拿兵器的小弟,到變成引領萬軍的戰士長,這種因為才能出眾而打天下的歷練,豈能瞭解「幹才」有一天也會碰到沒有出路的結局?在這場生命的變局中,被逼到生命窮處的大衛,或許開始有機會思想,原來人的才能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上帝的開路,才能有什麼用?或許,他回想到當初撒母耳如何用膏膏他,如何說「上帝看人,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表,上帝是看內心」(撒上16:7)在他的內心深處,一定湧起許多漣漪,被磨到極處的才能,開始生出生命的火花,尋求生命出處的迫切,更讓他找到一條敬畏神的出路,這個「敬畏神的性格」,終究讓他成就更偉大的事業。

三、 性格磨熟了,「才能」終於打出天下大業(22:1-2)

才能被磨到極處,大衛開始不靠自己的才能了,一個原本要統領萬軍的將軍,為了逃命,可以裝瘋賣傻,可以把唾液流到整個鬍子都是,襤褸瘋癲,只是希望把自己的命留下來。

這時,大衛只能逃,能逃到天涯海角就逃到天涯海角。在危險的出處,他真正認識了上帝,「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詩篇34:19),在苦難的爐中,大衛深知上帝與他同在,因為他敬畏耶和華,上帝會「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詩篇34:20)。才能磨到極處,性格被磨熟了,上帝卻與大衛在生命的極處會見。

多苦的艱難啊!但卻是多美的磨難啊!

這時,上帝為大衛開一條大道,就是亞杜蘭洞(Cave of Adullam),亞杜蘭位於非利士人城市迦特的東方,是猶大與非利士重要的交接城市。而亞杜蘭洞則在這個城市邊緣的位置,和非利士人相距不遠,離迦特約有16公里之遙。大衛從迦特往東跑,在離迦特16公里的地方,找到這個亞杜蘭洞,躲在山洞中。

從人的角度看,大衛太可憐了,怎麼連個安身之所都沒有,只能躲在山洞中,苟延殘喘。然而,如果從歷史的宏觀看,這個亞杜蘭洞多有意思?上帝要保護大衛,救祂的百姓,讓大衛一方面逃離要追殺他的掃羅王手中,一方面要躲避非利士人的追殺,在這個兩國邊陲中,敵我勢力均不可及的山野邊陲中,找到一條出路。

大衛躲進亞杜蘭洞,對人來講,這時的大衛實在太可憐了。然而,你覺得這樣可憐?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會發覺上帝可不是這樣就罷休了,他要磨練大衛的性格,還有很多的苦差事,要讓大衛學,要讓大衛見識更多他難以想像的事情。根據聖經的記載:「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撒上22:2)大衛已經夠可憐了,怎麼世界一堆可憐的人都跑進這個洞裡?受窘迫、欠債、心裡苦惱的,都跑到這個洞裡投靠大衛。怎麼會這樣?「受窘迫」這個希伯來文是מָצוֹק,(matsowq),英文有distress、straitness之意,有苦惱、困境、沒有出路之意,中文和合本聖經翻譯則為「受窘迫」,只有解釋某種向度的意義。一個人可能被壓迫找不到出路,也有可能因為貧窮找不到出路,甚至病痛找不到出路,誰能確定自己一生會在哪一種向度下找不到出路?而大衛躲進亞杜蘭洞裡,是因為被追殺到找不到出路,是屬於被壓迫的一種可憐人。然而,這個洞裡卻是躲進各種被壓迫找不到出路的人,甚至連欠債、心裡憂苦(bitter)也都跑進來了。自己已經夠可憐了,怎麼還有一堆跟自己一樣可憐的人來投靠他?大衛到底要怎麼面對這麼糟糕的情況?

從聖經中,我們沒有看到大衛抱怨的記載,我們看到聖經記載說:「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撒上22:2)大衛作他們的頭目,作誰的頭目?做這些欠債的、被壓迫找不到出路的、心裡憂苦的,怎麼那麼大膽?這些被世界遺棄的人,作他們的頭目,豈不是要「概括承受」他們人生所有的問題?做欠債的頭目,豈不扛下他們的負債?病痛找不到出路,是不是也要幫他們扛下這些憂苦重擔?跑路的大衛實在太大膽了..............

面對這樣艱難的環境,需要多少的包容、耐心、愛心、堅忍………?這些都不是「才能」呀,「才能」是要打天下怎麼能容忍別人的無能,這些都是磨「性格」的艱難呀(用加拉太的說法,這些可是聖靈的果子,5:22)!對!上帝在大衛危險時,救他一把,在艱難時,又用各種艱難來磨他性格,磨呀!磨呀!讓他的性格有一天可以承受大事業呀。才能算什麼?沒有優質的性格,上帝沒有辦法用一個人,連大衛也不例外。

無用的亞杜蘭洞,住進四百位無用的人,甚至可以說是被世界唾棄的人,大衛做這些沒用人的頭目,竟也把他們組織起來,磨呀磨呀,這四百個沒用的人竟然性格也被磨出來了,從沒用的人被磨成戰士、軍長,變成一支大衛打江山的鐵悍部隊,為大衛打下王位,讓大衛成為以色列史上最著名的國王。

這裡,我們看到一個有趣的事情,躲在亞杜蘭洞,是磨大衛的性格呀,才能根本無用武之處。四百個無用的人進了洞裡,更是磨人的性格呀。然而,性格被磨出來了,上帝可以用了,這時,組織四百個人時,大衛過去打戰練兵的「才能」,又開始被重用了。練這四百個無用的人變成戰士、軍官,要用多少的才能專業,才能練成鐵悍部隊?從聖經的記載,我們看到大衛是成功了,也為自己打下那美好的江山。

從這裡我們看到,上帝要用一個人,才能固然重要,但是從大衛的故事,我們見識到上帝用一個人,不是先要用他的「才能」,而是要先磨一個人的「性格」,磨到「敬畏神」的品行出來了,「才能」才可被神使用,而且是「大大的使用」。

四、 成就大事業也要盡本分、要等候(V3-4)

大衛把四百個無用的人練成精兵,接著他做的事情是什麼?「大衛從那裡往摩押的米斯巴去(Mizpah of Moab),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裡,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大衛領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大衛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裡多少日子。」(撒上22:3-4)摩押在死海東邊,對於一個在逃難的人來說,摩押可是有很好的屏障,不容易被攻取,是避難的好地方。

把一堆無用的人練成精兵,大衛怎麼會想到把父母送到摩押去?談到這裡,就必須回顧歷史,瞭解大衛的背景。大衛的曾祖父是波阿斯,波阿斯是誰?就是舊約聖經中非常著名的一個外邦敬畏神的賢德女性路得的丈夫。根據舊約的記載,路得是摩押的女子。(路得1:4)在猶大士師秉政時期,路得嫁給了伯利恆人拿俄米兒子基連,後來,基連死了,路得就嫁給波阿斯。後來路得與波阿斯生了俄備得,俄備得又生了耶西,耶西就是大衛的父親。(路得4:21)

因此,大衛的血液裡,混著摩押的血統。在開始打江山前,大衛先將他的父母從猶大帶到摩押,除了基於安全考量外,也是因為摩押就是自己的祖先原來的居住地之一。而這件事情,也讓我們看到,一個偉大的人,即使開始偉大的事業,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就像大衛一樣,雖然自己已經練就了一支精兵,可以開始打天下,為自己建立大事業,然而,大衛不忘自己的父母,先安頓自己父母,然後再開始為自己打天下呀。聖經甚至說:「大衛住山寨多少日子,大衛的父母也住摩押王那裡多少日子。」(撒上22:4)一個人如果本分都不做,怎麼能口口聲聲要為上帝做大事業?

大衛藏好了父母,開始了他偉大的事業。然而,從聖經記載,大衛帶領的精兵打天下,也並不是一帆風順,也一路被掃羅追殺,一路躲藏,卻依舊堅信上帝對他的呼召與承諾,堅信守諾。即使有機會殺掉敵人掃羅,他還是寬容饒恕(撒上26:6-12)。並且等候上帝對他命運一步一步的安排。敬畏神的大衛,經過了漫長的歲月,終於打下以色列江山,並且名垂千史。

如果大衛只是一個才氣縱橫的人,人固然可以用他,但上帝還是無法使用他的英才,有英才又怎樣?古往今來,壯志未酬者不是比比皆是?他可能一輩子做個逃命的人,最後自怨自艾罷了。然而,經過多年不斷磨性格的艱難,甚至一次比一次艱苦,性格改變了,性格變成可以成就大業的基石。

性格對位了,磨出苦難,也磨出一種生命的深邃與體貼。這時,上帝開始用大衛,而且大大的用大衛的才能,「對的性格」加上「優秀的才能」,讓他把一手的壞牌(四百個逃命無用的人),變成一手上乘的好牌(打江山的精兵),磨性格磨出天下大業來,也磨出大衛坐上以色列最偉大的國王寶座。

親愛的朋友,大衛的故事映照在我們生命裡,不很清楚看到,在天平的兩端,「性格」決定了你「才能」的用度與力度?你要給上帝用嗎?從大衛身上,我們看到這個千古不變的硬理:修整你的「性格」,你的「才能」就能躍上馬背,帶你奔騰在浩瀚的天地間……….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9人投票

Copyright © Daniel Cheng.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

Reprint Article? or Back li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