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引言:
繼一系列《律師不會告訴你的事》,教大家《打贏官司的25大心法》、《訴訟糾紛全攻略》,說出《你最好要知道的司法真相》後,話題人物張冀明律師應「舉手網絡」之邀,再度提筆,這次不談法律漏洞,談他信仰的心路歷程,不爆外界司法黑幕,向內剖析自己的理性與感性。首先推出「詭辯律師降服記」,且聽他娓娓道來如何走出失親之痛、尋找到天上的父親。下期推出「女兒的重重危機」,看父女如何依靠上帝、並肩作戰,擺脫「港澳臺聯考的孤兒」命運,以120天的自修考上第一志願,精彩好文,敬請期待。

一直以來我非常排斥基督教,因為我討厭一個標語「信基督,得永生」,這句話反面解釋似乎是「不信基督,就無法得永生」。這個錯誤認知讓我與妻子結婚後,發現她過去學習英國文學而以聖經為教科書時,我不假思索地將它丟棄;甚至,我隨時準備與任何想「傳福音」給我的人展開辯論,企圖以自己的錯誤認知打倒福音。不過,這些無知的舉動都在1998年4月5日以後,發生重要變化!因為,我與妻子當日一同走入住家旁的「美仁浸信會」,我們開始瞭解「基督」,之後成為基督徒。

回想上帝爲什麽如此恩待我呢?我自己沒有正確的答案,或許是我以下的成長經歷,累積到一定程度時,上帝就將祂的美好福音自然地賜給我:

失去地上父母的痛苦
1980年8月,我正上著高二暑期輔導課程,且在9月即將面臨高三最後一年的衝刺,接下來就該面對人生中的第一個重要關卡—大學聯考。然而,晴天霹靂,母親因為長期勞累,營養不良,身體不支倒臥病床!經過醫生檢查確認為肝硬化末期,她在世期間活不過5年!我當時對這種疾病完全一無所知,也不知「肝」在身體何處?更不知它的功能是什麽?!我是家中老么,自從我懂事以來,家中成員有父母、兄姐及外祖母共八人,每個人都健康存在,我從沒想過「生離死別」,我實在無法想像我將失去母親!更無法想像她隨時會離開我!!

父親事後常說,母親一生從沒有享福過,辛苦操持家裡內外,照顧兄姐陸續考上北部大學、負笈北上,就在我這么兒的高中最後一年時刻,罹患這種不治之癥!而我當時還來不及向老天爺抱怨,已陸續被高三功課壓力、每日接送母親到醫院看病、與父親分工整理做飯、打理家裡等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到如今,我無法回想當時的太多細節,或許這是我內心深處說不出來的痛楚,雖然父親事後偶爾提到,當時照顧母親及經歷母親病痛等過程,對我影響很大,但我仍然不知它的影響究竟是什麽?!

記憶中,我曾獨自躲在棉被裡痛哭,而且曾經一度想放棄大學聯考!但突然有個意念進到我心中:「如果我因此放棄聯考,母親是否會感內疚,以至於病情急速惡化」!沒想到這擔心失去母親的恐懼竟然成為催促我向前奮戰的動力。我立即擦乾眼淚、咬緊牙關,專心掌握每一刻可以念書的時間。最後,可能是我「孝感動天」,上帝在我還沒有認識祂之前,已經保守我的人生第一個重要關卡:聯考放榜,我比學校模擬考成績高出6、70分,順利考上台大!母親自然感到欣慰,但她的病情沒有因此痊愈,她仍不幸於我大學三年級的1984年5月23日辭世!!

之後,兄姐們陸續從大學畢業、留學海外,並在當地定居,我即於1988年與父親相依為命。然而,再次的晴天霹靂!1989年6月4日,父親檢查得悉罹患肺癌!那是正值我考上律師一年多,學習如何當一位稱職的律師。過去與父親一同在病榻照顧母親的責任,如今只剩下我一人獨自面對照顧病榻中的父親!記憶中,我曾在事務所及醫院奔波多日。

或許是經歷過喪母之痛,當父親罹癌的噩耗臨到我時,我似乎有了心理準備,只是即將失去父親的痛苦,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幸好,當時剛認識我的妻子,她體貼地常在工作之餘,來醫院陪同我一起照顧父親,而醫院也成為我們交往期間的重要地點!或許老天爺再次考驗我的能力,也讓我格外感激當時還是我的女朋友的妻子,她體貼關愛我及父親,使我有了娶她成為我終身伴侶的決心。不過,我實在沒把握可否在父親有生之年讓他看到他的么兒完成終身大事。爲了對得起已逝的母親,也想讓父親可以寬心,我排除親朋好友的反對,忍受他們無法理解我的苦衷,決定向岳父母提出請求!

在父親病情稍微穩定之際,我取得妻子同意,鼓足勇氣到岳父母家,懇求他們允許及早將女兒嫁給我,我並保證會善待他們的女兒,而岳父母竟然沒有為難我,反而一口答應。於是,我在短短的3個月中完成終身大事。爲了不打擾父親在家靜養,我決定不裝潢新房,替而代之我選擇妻子喜歡的色調、自行粉刷家裡內外,好讓她有個新家的感覺;尤其在迎娶的前一天深夜,我洗刷五樓公寓的樓梯間,好讓妻子的白紗禮服不至弄髒;我甚至懇求我最要好的大學同學,在迎娶當天隨側在父親身旁。

感謝老天爺幫忙!父親支撐到我結婚當天,他一大清早起身時,轉身告訴我:「明啊!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當時真是百感交集!或許父親當時自己也沒把握活到那一天,所以,對我決定結婚時,他完全不予表示意見,一來擔心他自己在同意之後,身體無法支撐到那時;二來他也擔心我會因此增加不少壓力,所以,即使我曾經在他面前與姐姐起爭執,他都沒有明確表達他的看法!不過,看他在我結婚當日抱病喝酒,我深知他相當興奮,而我也欣慰自己作了正確的決定。不過,父親最終仍不敵病魔,不幸在1991年5月31日離世!!我因此失去了在地上的父母!!

父親智慧帶領的安定力量
父親在世的日子裏,不論我面臨中學考試、大學聯考、預官考試及律師考試等重大壓力,心情起伏不定時,他總會給我適當的建議,紓解我當下不穩定的心情,讓我平安度過人生重要階段。在我剛踏入社會,遇到工作困頓、人生問題,或對某些事務不明瞭,而求教父親時,父親總能及時開導我,並提供智慧勸勉。父親飽讀詩書、經歷戰亂,人生閱歷豐富,是我面對社會唯一智囊,更是我成長茁壯的關鍵領航者。我與父親常促膝長談,直到凌晨時分,有時我因爲某件事觀點不同,與他針鋒相對時,他不僅沒生氣,反而循循善誘,不時提醒我這個「社會新鮮人」。我以有此開明、智慧的父親感到欣喜與驕傲!

當我考上律師後,我才知道父親過去曾自修考律師,但因嘉義發生「八七水災」,阻斷北上考試之路;之後又因整理家園、小孩陸續出生,無法再專心準備考試,不得已只好放棄這個計劃。而我幸運考上律師,可說是彌補了他人生中的重大缺憾!記得我考上律師那日,返家見到父親高興神情,他眉開眼笑,立即打電話告知兄姐喜訊。平時省吃儉用的他,頓時間似乎不考慮高額的越洋電話價錢,他語氣高亢、興奮地對兄姐說:「明明要到哈佛念書」!沒想到,我剛經過律師考試的門檻,還沒有來得及享受這份喜悅時,父親又給了我另一個人生目標,我也因此瞭解他的深切期盼:「出國深造」。

或許是又一次「孝感動天」,父親在世時,我多次努力參加出國考試,成績總不理想而無法成行,但在父親過世後的一年,我竟然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核准入學通知!總算實現父親生前對我的最後期待,只是我沒有申請到父親期盼的哈佛大學法學院,希望父親在天之靈不至於太遺憾!回想一路走來的成長歲月,父母親細心呵護、引導,讓我順利取得多項殊榮,同時享受到踏入社會之際的成功順遂,他們智慧的引領給了我安定力量,省下自己衝撞蹉跎的不必要時間耗損。

在母親離開我,以及兄姐們紛紛到海外深造後,我與父親相依為命近3年。此期間是我剛踏入社會,開始接受社會磨練及挑戰,父親獨自起居作息,從不增加我的負擔及壓力。他每日固定運動,為我作晚飯、父子兩人一同享受天倫。3年裏的新年假期,父親堅持返回嘉義老家,一來那是全家共度美好時光的地方;二來可以到母親墳上祭拜,陪伴母親過節,不至使母親孤單。雖然兄姐們遠在海外無法回來,父親總以「精神團圓日」來安慰鼓勵我,要樂觀面對未來,而且要飲水思源。

在台北居家的假日週末,陪同父親到中和國旗嶺散步,那裡有我及父親走過的足跡;在嘉義老家過節,一同與父親重返昔日全家出遊的地方、嘉義市公園、植物園等,都有我們的共同回憶。沒有母親的日子,我更珍惜與父親相處的日子!父親不幸罹病後,無法往返台北及嘉義老家,爲了遷就我的工作,也就放棄了「嘉義」這塊我們永遠記憶之地!

在我還沒有完成大學課程前,病魔奪走了我的母親;在我還沒準備好獨立面對社會前,病魔又帶走了我的父親。我也因此喪失了我過去的人生導師!回想學習成長的歲月,雖然小波折不斷,但在父母親細心呵護下,我都能否極泰來地順利完成學業及進入社會,比起那些從小失去雙親的人,我何其有幸能與父母親共度20餘年的日子;不過,在我未及站穩腳步的年紀失去雙親,仍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當我完成父親生前最後期望,學成歸國後,我隻身帶著父親與家鄉叔叔聯繫的地址,到大陸老家尋找親人。或許父親在天引領,我順利地詢問到老家鄰居,見到多位叔叔與姑姑及父親出生的老宅!從叔叔姑姑的長相中,我仿佛再次看到父親身影;而看到他們家中張貼的父親親筆書法字跡寫著:「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我又不禁流下眼淚!!父親離世前,沒有返鄉探親,他或許有諸多不願人知的顧慮,我雖曾多次詢問,但他總輕描淡寫地帶過,不願多談,他似乎是想一個人默默承受這段痛苦的經歷!

陪同他在病榻之際,我好奇地詢問家鄉情景,父親總是愉悅地說著他在家鄉的種種事蹟,我也因此記錄他一生的生平大事,並打字成冊、分送給在海外的兄姐;在回應家鄉叔叔對父親不願返鄉的遺憾,我寫下了:「父親奔波數餘年,思念故國舊家園;望穿秋水終連線,熟料蒼天不成全;人生自古難圓滿,心願已達了無憾;承先啟後為期盼,世世相傳照固安(按父親老家原是「河北固安」,但已劃歸為「北京大興」)。

尋找天父的歷程
1993年完成父親規劃的海外深造,返回工作崗位,女兒、兒子也相繼呱呱墜地,此時,我已成為人父了!對於自己與妻子、兒女的未來,我沒能從睿智的父母親得著智慧引領。「該如何教養兒女,讓妻子及兒女得到平安、健康的成長生活環境」,是我朝思暮想的事情;尤其,老天爺讓我得到如此美好的父母,我能不將這福分加倍的返還在兒女身上嗎?!抱著剛出世的兒女,我不斷思索我能否像父母親教養我一樣,那麼有智慧地帶領老天爺賜給我的兒女。

或許從小多次經歷兄姐敢於表達想法,而與父親多有衝突的場面,養成自己畏懼膽怯的么兒性格;也或許得自父母親關愛備至,而有「不辱父母親使命」的無形枷鎖;更或許出於為人父的職責,我心疼妻子辛苦懷胎生下的這對可愛活潑的兒女,該如何教養他們,我沒有太大的信心,即使妻子體貼關懷,我也無法將內心的自我要求,一一與她分享,不願增加她的壓力。當然,妻子樂觀開朗的個性,紓解我不少憂慮,但我內心仍然渴望有個人生導師,引領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糊塗,造成妻子、兒女無端受苦!!

當我從海外返回不久,與朋友一同開設事務所,為前程及生活打拼。我雖自詡擁有堅實的法律專業,但創業維艱、守成不易,該如何開展法律業務、該如何賺錢養家、該如何堅持正確人生道路…,不時在內心翻攪,心中的不平安隨著時光流逝,與日俱增。因此,在沒有認識天父的日子裏,我與朋友從北到南走訪不少算命師、摸骨師、求神問卜、拜訪通靈師傅。但是,我沒有因為他們的說法得到內心平靜,反而引發更多疑問!因為,他們的說法有同有異,到底該異中求同?還是同中求異?太多的迷惑了!

甚至,我曾因此與朋友遠赴高雄旗山廟宇,燒香拜拜,求神明指點迷津。我表面上雖然誠心跪拜,但看著那高大的水泥石像,我心中疑問再三:如果這石像真靈驗,爲什麽我要親自到高雄拜它呢?如果我到海外辦事,它聽得懂外語嗎?它可以保守我的海外行程平安嗎?...許多問題油然而生。爲了求平安、求智慧、求給家人安定環境、求正確人生方向,我上山下海,但無法得到答案,因此更加感念父母親過去給我的智慧引領!!

得到天上的父親
1997年1月18日,考量兒女長大就學學區,及就近妻子娘家可減輕妻子照顧兒女負擔,我買下靠近台北市松山區美仁里將近30年的中古屋。全家安頓好的一天散步中,我與妻子看見居家附近的「美仁浸信會」;更巧的是,我當時事務所同事有幾位是受洗的基督徒,而我也正處理著一位基督徒夫婦的案件。言談間,這對夫婦告訴我有關耶穌基督的故事,礙於「付錢的是大爺」,我不便以過去對基督教的偏激態度,與他們激辯,只好耐心地聽著他們分享基督福音,以免得罪他們,進而收不到費用。

就在我的心中不定、找不到正確指引,及委曲求全聽著當事人分享基督的氛圍下,我決定與妻子利用假日走訪「美仁教會」。於是,我請同事為我詢問有無認識的朋友在該教會,以便協助我走進這陌生環境。1998年4月5日,我與妻子一同走進「美仁教會」,我專心聽著廖澤一牧師分享聖經訊息,心裡已不再排斥基督教義,耶穌基督的話語透過廖牧師的口,慢慢在我心中萌芽。理智分析,我發現一旦我承認有位創造宇宙萬物的天父,我先前走訪「人間大師」求問的人生問題,便一一地得到答案,而我的心也因此慢慢平靜。

在受洗前的某日聚會時,我聽到「野地的花」這首歌,歌詞寫著:「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祂更愛世上人,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一切需要,天父已經都知道,若心中煩惱,讓祂為你除掉,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祂是全能的主,信靠祂的人真是有福」。我不禁流下感動的眼淚!沒想到,在失去父母親的7年裏,我走了許多冤枉路,浪費了許多時間,而天上的父親早已等待著我這迷失的羊!我的心頓時被天父摸著,我感覺過去企圖將自己精神武裝,而想與他人辯論基督教義,是多麼愚蠢的想法。我因此理解到人的許多感動,並非理智或科學可以完全解釋的!

1998年9月20日是我與妻子一同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日子。當廖牧師在水中問我:「張冀明,你願意接受上帝成為你一生的救主嗎?」我大聲回應:「我願意」。當時,我雖然還沒有讀完整本聖經,不可能完全體悟聖經的教導,但我知道在父親過世後的7年尋覓中,我的心找到了安定的避風港,我不會再反覆詢問自己那些人生問題,我的心在天父的教導下穩妥熨貼!

在受洗儀式結束後,廖牧師要求每位受洗的「新生兒」發表簡短的「受洗感言」。妻子很大方地表達了她的見證,輪到我上場時,我竟然在教會大堂、眾目睽睽之下,無法控制地落淚大哭,久久無法言語,只單純表達:「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但從今我得到天上的父,我感謝天父的揀選」。對於自己如此的「表現」,我恨不得立即鑽到地洞裏躲起來。過去,人常說「男兒眼淚不輕彈」,而我也只看過父親在母親過世的忌日時哭泣,我實在無法原諒自己在受洗當日的「表現」!

不過,自從那次在大眾面前哭過後,我的莫名自尊似乎減低不少,我事後多次參加其他人的受洗典禮,發現自己受洗當時的「表現」似乎很正常,原來每個人成為天父的愛子過程雖然不同,但其中洋溢的喜悅與感動卻是一樣奇妙。當然,這不代表我的未來已經無憂無慮,更不表示我已經「成聖」而能自由自在,但我非常肯定:我對自己的人生有了明確方向,我有了可以求助及傾心吐意的對象,天父絕對會照顧我的,因為在馬太福音十章30節說:「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

甚至,耶穌在約翰福音六章37節說:「凡父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這話紓解了我的主要壓力。既然我得到天父揀選,接受了耶穌基督成為我的救主,耶穌基督就不會丟棄我,而只要我在他的旨意裏,我的兒女也會因我而得到耶穌基督的保護。此外,耶穌基督又在約翰福音八章12節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只要我遵循光的道路,我就不會迷失,那我的兒女也不會迷失,我因此不再擔心我無法教育我的兒女,他們必可得到智慧的帶領!

在受洗十多年的今日,回首開始選擇這條信仰道路,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天父不離不棄的帶領,讓我獲得豐盛的人生體悟及智慧,而這不是可以理性或科學全然說明,許多過去無法解釋的基督教義問題,我也放在心中,繼續尋求天父的帶領與解答。無論如何,我雖然在年輕時代失去了地上的父母,但我事後也幸運得到天父揀選,而我的兒女也分別於2009年8月28日及2010年8月1日,在美仁浸信會受洗成為基督徒,直接接受天父帶領,減輕我許多壓力。我們一家人在主恩中,相互勉勵,彼此提醒。不論我未來是否陪在兒女身邊,他們都有一位全能天父的照顧,我還有什麽需要擔心的呢!感謝我慈愛的天父!!阿們。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73人投票

Copyright © Victor C. M. 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