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開始的時候,是指尖碰到她的手掌,涼涼的,感覺到些微的顫抖;再度碰到的時候,她並沒有縮手。

圓滿的結局應該都是這樣的:從起初的牽手到末了的牽手,經過一些折騰的時候,從戀愛的牽手到終生的執手,一旦牽了手就分不了手,雙手合十,創造一個圓滿的宇宙,十指緊扣,絲毫都沒有缺口;分手是萬不得已的鬆手,斷掌般的難過,人已經遠離,手心一生都留著她的餘溫,拭之不去的回憶。

這是可以想像的,小時候,媽媽的大手時常牽著我的小手,她的手也會輕輕地顫抖,開始的時候怕我跌倒,後來怕我走失,更後來怕我牽錯了手;兒子的長大是不得不的事,時候到了就不得不走,走了之後瞬間手就空了,空手是靈魂的流浪,從此以後,就不斷地在尋求,尋找一隻可以緊緊握住的小手;在追尋的過程中,卻忘記了那一隻又軟又溫的,始終都在張開等著我的,那媽媽的手,一生一世都不會放手。

成人之後,從一隻手牽到另外一隻手,所牽的,也都不是母親的手,牽到後來,都不得不放手;從開始的緊握到後來的鬆手,最後碰到她的指尖猶如觸電,受傷之後,再也沒有牽手的勇敢。

或許一直都在尋找那只完美的手:高中的時候和同學一塊出去郊遊,男女圍著一圈跳土風舞,除了媽媽之外,那是一生首度的牽手,女生的手很小,軟得像棉花一樣,涼涼的,像一把雪,一牽手就融化了;女孩子名字我並不知道,但是那牽手的感覺一生都沒有忘懷。忘不了呢,因為那是一隻完美的手,是小時候母親把我緊緊握住的,一旦牽手就永遠不會分手的,那一隻永遠就不會傷害我的手。

那一次,我飛了千萬哩回家,我坐在她的病床邊,最後握了一次母親的手,那時候她的手變硬了,牽了我幾十年的手結了厚厚的繭,再怎麼磨也磨不平愛;那個時候她的手指也沒力了,再也握不緊愛不下去了,那是她一生中首度對我的鬆手,感覺上,那是一個最傷心的分手,比過去所有的分手加起來還要更難過。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千年前詩經《邶風》的感歎,似乎成了常被引用的經典,因為這訴盡了我們心中最深的渴望,最達不到的圓滿。「執子之手,」從開始的牽手到後來的分手,分分合合中我們不斷地受到創傷,不是傷人就是挨傷,一向都是為了找尋那一隻手,那一隻「與子偕老」的手,那一隻《詩篇》所說的:「看哪,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們的眼睛也照樣望耶和華我們的神,直到他憐憫我們。」或許吧,我們牽了一輩子的手,從被牽到牽人、從牽手到分手、從母親牽到女友、從女友牽到妻子、最後牽著孩子的小手,遺憾的是,不論牽得多麼緊愛得多麼深,最後都得緩緩地鬆手,不得不地放手,最後還是牽腸掛肚地分手。

跟我們一樣,使徒多馬的一生也曾牽過無數的手,從牽手到被牽,從合手到分手,從傷人到挨傷,這個時候他再也無力相信,有一雙手曾經為他受傷過,被釘子穿過柔軟的掌心,那粉身碎骨的痛楚;「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主耶穌對疑惑的人說,也對那些不敢再牽手的人說,不要疑惑不要怕,再牽一次再愛一回,那釘㾗的手永遠不會放手,也永遠不會有分手的時候。

原來我一生尋尋覓覓的,就是那一雙手。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2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