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其實也沒有所謂的學,有樣看樣罷了。況且鄉下人游泳都沒有正確的姿勢,游水並不是為了娛樂或健身,為了求生而已。

爸爸是捕魚的,聽說還是村子裏的游泳健將呢。不過印象中他從來也沒有教過我游泳。至於自己怎麼學會的我也不知道,也不曉得游的是什麼式,只要不會沉下去就是學會了。到後來我才清楚,原來游的是所謂的「狗爬式,」那是善泳的人告訴我的。長大以後,人家問我會不會游泳,我只是支吾其詞,再也不敢說會了。

當時學游泳的地方也不是什麼游泳池,是我家農田旁邊的一條小河。當時台灣鄉村沒有環境污染,河水還算清澈,雨季的時候河水上漲,夏日炎炎,正是游泳的好時光;我們光著屁股跳進河裡,也不先探測一下河水的深淺,更不清楚急湍的力量,還好河流並不寬,只要手腳並用,一下子就可以游到岸邊,雖然僅是狗爬式,用來保命還是綽綽有餘的。

若干年後,當時我們住在洛杉磯,西好萊塢日落大道的邊邊,街友喜歡流浪的地點。我們窮,但是孩子還是要學游泳,只好送到社區的游泳池免費受科班的訓練,至少他們不用再游狗爬式,丟人現眼。因為人游泳並不在浴室,大庭廣眾之下沒有隱私,身材不好游技欠佳的人都不敢在游泳池出現,我不想讓孩子以後丟臉。那年夏天之後,孩子游起來就有模有樣式樣齊全了,或許這也是養兒育女的青出於藍吧。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的狗爬式,竟然可以從台灣鄕間的小河越過浩瀚的太平洋,游到彼岸的好萊塢日落大道,甚至還會有讓小孩子正式學游泳的奢侈。

寒門出身,「細漢欠裁培」絕對不是一個藉口,從小到大,無論學術或運動都是自學,只能在廚房打雜,一直都有上不了廳堂的遺憾;狗爬式在小河游泳還行,到公共游泳池就拿不出去了、網球打打牆壁還不怕被人看到,一旦上場就見真章了、籃球更是不敢左手上籃,就是這樣害羞地自覺,我的一輩子似乎都在躲躲藏藏,就怕別人看到我的真相,甚至一個混到的博士學位也不敢掛在牆上,因為母校的排名並不怎麼樣,人家一看就一目了然。

畢業之後,孩子在華爾街工作,那是一個最重視身分背景的地方,常春藤無孔不入,人人的眼睛都長在頭頂上,他「德州農機大學」的學位拿不出去;活著,他好像也有所隱藏,東西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雖然隔著廣闊的時空,父子還有同病相憐的遺憾,都有狗爬式的感傷。搬回德州之後,他把兒子送到私人游泳池學游泳,由一個看起來像是貴婦人的教練親自調教,目的就是要把家族傳統狗爬式的痕跡完全洗掉,免得日後讓人譏笑,那種當初爺爺不會也裝會的丟臉。

大學生,那年夏天我們去露營,紮營之後,我立刻不自量力的跳進小溪游泳,果真「小小的姿勢(知識)是一件危險的事,」估計我的狗爬式可以游到溪水中間的大石頭,卻未料到石頭長滿了青苔,根本就爬不上去,正在做垂死掙扎的時候,突然有一隻手把我拉上去,那是我生平距離死亡最接近的一刻,從此對神的救贖和恩典有了更深的體會。只會游狗爬式的人更需要神的恩典,若沒有祂也就沒有我的今天,也不會有拯救的故事可以講。

狗爬式其實跟自由式非常接近,只差一個學習換氣而已。不知怎的,我倒也沒有太大學習的動機,或許是刻意在自己身上留下一個軟弱的印記,提醒自己出身的寒微以及神偉大的救贖,讓我時刻記取主當年的拯救,以及祂讓我生命存活的目的。不過狗爬式也讓我經常想起家鄉的小河,以及赤身游泳的天真,那種不怕人笑的坦然;可不是嗎?在伊甸園中也有四條河:「有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裡分為四道。」想必河水可用來滋潤果園,也可以用來游泳,如果我的想像力不錯,跟我一樣,亞當和夏娃游的可能是正宗的狗爬式,或許那是人類游泳的原始。

這時我突然發現,為什麼游狗爬會讓我覺得羞恥,或許那也是起初亞當和夏娃用無花果樹葉子遮羞的原因。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6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