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記得學會騎自行車是上初中的時候,腳踏車是為大人設計的,可以用來載貨,也可以載人。對從小營養不良瘦弱的小孩,是苯重了些。

至於到底如何學會了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別人怎麼學,我就有樣看樣。鄕村小孩學騎自行車的方法很奇怪:首先雙手握著把手,然後右腳從直槓下面穿到車子另一邊,雙腳都在踏板上開始學習保持平衡,然後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騎,過了一陣子突然就學會了。學會騎腳踏車,爸爸媽媽或許也都不知道,對他們來說,騎自行車並非奢侈的事情,而是生活的必須,爸媽對我的成就似乎沒有什麼感動,也沒有在車子背後為我喝采。

自己孩子怎麼學會騎車我倒是記得一清二楚,在腦海裡有如錄像一般,隨時都可以播放:他們學騎自行車的時候年歲比我小得很多,並且車子是為小孩子設計的,開始學騎時自行車有四個輪子,前後左右都有,學會之後就把「訓練輪」的拿掉,由四輪變成兩輪。記得訓練輪拿掉之後,他們在前面騎得飛快,爸媽提心吊膽地在後面追,就怕他們不小心跌倒。

當時,從農村騎車到小鎮上學大約有半個鐘頭的車程,海峽風大,記得上學是順風,放學是逆風,兩者都很費力;順風的時候有時候會剎車不及,有一次甚至撞到一個菜攤子,受傷之餘還得頻頻道歉,尷尬極了。這事回家之後也沒有跟爸媽說,想必説了也無濟於事,只會遭到一頓駡而已。鄉下人養孩子,只要能活下去就行,小小的皮肉之傷根本不需父母大驚小怪地呵護,小孩子命大,反正不論大傷小傷,最後都會自己好起來。

自己兒女成長的過程當中,騎自行車是沒有目的的玩樂,如果稍微有一點刮傷就飛奔到媽媽身旁,大喊我有一個 boo boo!母親在驚嚇之餘趕快做緊急衛生處理,因為孩子每次受傷破皮都有破傷風的可能性;我們的養兒育女似乎都是這樣,總是越愛越受驚,孩子嘛,有人在愛傷就越多,很多受傷其實都是小題大作,為要獲得一些關心和撫摸而已,如果每逢受傷都沒有人理,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也許父母親對兒女的愛也都是因時制宜,愛起來也都是身不由己,盡力而為的事情而已。小時後,爸媽愛我的寫照是愛莫能助,心有餘而力不足;至於我們對兒女的愛一直都是盡其所能愛就能助,有愛的意志就有愛的方法,僅管如此,兩者最後的結局還是類似,始終都是力不從心,愛的旅程總有碰到瓶頸的時候,就那麼不知所措的進退兩難。

養育子女的原則一向就是《詩篇》所說的:「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或說撫養兒女遲早都要把他們「放逐,」我們無法保護他們一輩子,到了某個程度就要任憑他們被世界宰割,受傷也是必然;愛的本質就是學習放手,這個「離棄」也是萬不得已的事,為人父母的目的就是要使本身再也不被兒女所需,憑著信心接受「耶和華必收留我」的應許。

布克納是名作家,也是個被按立的牧師,他有兩個女兒,當中一個得了厭食症,骨瘦如柴性命垂危,需要住院治療。這時布克納心焦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夜半開車到附近的小鎮亂轉,最後停在一個黑暗的小巷,絕望地向神呼喊,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一部車停在前面,掛在車後的牌照竟然是「信靠(TRUST),」這時他心中得到莫大的安慰,覺得神在對他說話,至於女兒的病痛,除了信靠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到後來他才發現那個車主原來是當地信托銀行的老闆,知道這件事以後,他把車牌拆下送給布克納,作為他一生重要的提醒。

年紀大了,我再也不騎自行車了;如今孩子也都成人了,再也不騎自行車到處玩樂,因為工作的關係,倒是經常在天空飛翔,遺憾的是我也不能追著飛機跑,只有舉目望天不住地為他們禱告,以及每次收到「平安降落」短訊之後的感恩。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4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