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早期的台灣,人稱基督徒為「聽道理的,」聽道理就是聽講道,基督徒是職業的聽道者,一般聽道的水平都很高,主日崇拜主要是聽一篇生動的講道;如果發癢的耳朵沒有被搔到,就呵欠連連了,甚至公然以睡覺來抗議,覺得沒有達成敬拜主要的目的。

「我今天的講道是催眠曲,數了一下,一共有三個人沉沉地睡去,」我對朋友抱怨說,不知道該怨自己還是別人。

「你怎麼知道呀?」她好奇地問道。「小教會嗎,台下聽眾的反應都看得一清二楚,對幾十個人講道還真不容易,」我補了一句。

這顯然是受到新教宗教改革對天主教腐敗的反應,高舉聖經神的話語,主日敬拜內容主要是神話語的宣講,講道似乎也取代了聖餐原本的位置,神話語的供應代替基督耶穌身體在敬拜之時象徴的呈現,成為餵養信徒主要的靈糧。

「宗教改革似乎也有一點缺失,從此教會敬拜缺乏儀式重在話語,肢體和知識少有合一,造就出一些頭腦發達,四肢無力的基督徒,處處顯出知易行難的寫照,」我有感而發地對妻子說。「天主教會哪來這麼多明星傳道呢?所謂金舌頭的出頭幾乎都是新教裡面的事,」我再度地牢騷幾句,就恨自己鐵不成鋼,講台站了二十五年,知名度還未打開,依舊是個沒沒無聞的鄉村小傳道。這麼怨言幾句,幾乎有一點忿忿不平了。

「你的英文講道是前五趴的水平,」妻子安慰我說。她也聽了我講道二十五年之久,從來也沒有缺席過,聽道連打個盹也沒有,這才叫做愛情的偉大。「知夫莫若妻,」聽了都快要興奮起來了,還差一點信以為真呢。不過我也有自知之明,愛情也會遮掩人的眼睛,我又不是什麼潘安宋玉之流,愛情使她「臉盲,」她的判斷力如何從她當初肯嫁給我的事實就一清二楚了。嚇人呢,我這個人台灣的女孩是不敢碰的。

如果敬拜是「聽道理,」帶領敬拜就是「講道理,」講得不好就是有虧職守;難怪傳道人多數對自己講道的良莠非常敏感,講不好可能就要捲鋪蓋了。我首次在洛杉磯當助理傳道,半年之後執事會的評估說我講道有待加強,聽到之後我立刻就提出辭呈,教會再也待不下去了,從此凖備當教授了此餘生。教會講道聽道的弊端果真害人不淺啊!成為多人不敢全時間奉獻事奉的因素,這也是許多信徒「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的原因,作禮拜純屬坐禮拜,就那麼評頭論足、「說說聽聽,」跟在亞略巴巴古的雅典人沒有兩樣。

有關講道的事保羅也曾經提及,或許他在雅典城學到一個寶貴的教訓,從此講道不再旁徵博引,講究高言大智與希臘慧者競爭,他對哥林多教會說:「從前我到你們那裡去,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宣傳神的奧祕。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 」莫非保羅也有一點敏感,當時教會的「金舌頭」並不是保羅本身,而是新秀亞波羅,或許他就因此被冷落了,甚至有人說他「卻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的。」從人的角度來看,或許他心裏有一點受傷,想必這也是人情之常,但是他從來就不在講道上稍作妥協,拒絕用他淵博的學問以壯講道的聲色,以為十字架的道理需要潤色與修飾,保羅從不向這個可怕的試探投降,他在書信裏補充了一句:「我在你們那裡,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 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這種講道的態度和內涵似乎很多傳道人都還沒有學到,主要的原因大概是許多信徒「耳朵發癢,」「厭煩純正的道理,」歡喜聽行雲流水精彩絕倫的信息。

這時我想到了主耶穌,雖然他講過很多話做過很多事,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無聲:「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揀選、所親愛、心裡所喜悅的!我要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 他不爭競,不喧嚷,街上也沒有人聽見他的聲音。」我們或會問道,沒有人聽見他的聲音怎麼能將公理傳給外邦呢?沒有人講道,福音怎能傳開呢?

在那個時候,突然間,當代最有才學的史詩作者彌爾頓眼瞎了,他在一首十四行詩裡訥悶地問主說:「不給人視力,怎能為主做工?」主這樣回答詩人說:「人的站立等候也是一種事奉(They also serve who only stand and wait)。」

或許我下一次講道的時候,只要站立等候,什麼話也不說,這或可帶出一些屬靈的結果;不是如此嗎?果樹的開花與結實都聽不到什麼聲音,主耶穌一生說得最大聲的是祂的無語。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4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