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生命裡有許多屬於我們的流奶與蜜之地,繼承之前首先要征服,征服愈多繼承愈廣,征服其實就是開發。

我常想,既然迦南美地是應許之地,理應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繼承,沒想到,以色列人渡過約旦河之後,面臨的是耶利哥城高大的城牆,以及城內異族守軍的凶猛,權衡形勢,怎能不瞻戰心驚呢?

所謂的應許之地也是別人安居的家園,葡萄園是別人栽植的、無花果樹也是他們多年勞力的果實。古人大都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至於土地也全是先到先得的佔據;神的選民是外人,他們的繼承產業似乎也是強奪的事。

從迦南人的角度來看,神的選民繼承應許之地本質上是入侵,是弱肉強食的侵略,從道德上衡量是不合理的;不過由「天屬我,地也屬我」的層面來看,上帝是世上唯一的地主,分地也是祂全權的事,祂願意給誰就給誰,誰也不能對祂強嘴。

迦南人供奉偶像,偶像是虛無的東西,敬拜的人是「認賊作父,」至於他們對土地的享用也是變相的佔據,凡事不歸功於主就是一種盜取;因此,以色列人的征服本質上是收回屬神的產業。凡物只有兒女才能繼承。

人生來就承繼了一些產業,包括自己的聰明與才具,不歸功於主並且作為祭物供奉就是強奪,是《瑪拉基書》上所說的盜取屬神之物;這也是保羅所講的,「貪婪就像拜偶像一樣。」我們擁有的一切都是由神而來,歸神而去,不敬拜神,不把生命獻上作為活祭,結局是我們都成了迦南地的外拜人,佔地為王,發號施令不可一世,至終被消滅也是罪有應得的理所當然。

至於屬神的百姓,征服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敬拜與獻祭,他們一旦開始效法迦南人的模樣,敬拜假神,把一切所得的都歸功於偶像,這就跟異族毫無兩樣了;繼承了應許之地,卻成為強奪的人,多年之後,他們成為巴比倫的放逐之民,所繼承的產業也全都被收取了。

其實我想講的是我們自我的征服,生命本身是神的應許之地,充滿了無盡寶藏,果真是流奶與蜜之地,潛力無垠;我們若想承繼身上的產業首要「攻克已身,」越是征服自己所得的產業就越多,並且把所得的全都擺在祭壇上獻為燔祭,焚燒成為馨香的供物,這才是生命真正的目的,人活著唯一的意義。

我一向自傲、自卑、自愛、自憐、與自滿,是一個希奇古怪的組合,我每天的寫作其實是一個自我的征服,是「連給他解鞋帶也不配」的掙扎,我的表現實際是一種隱藏,純粹説給主聽的曠野的聲音,不論說了些什麼,這一切都是「風隨著意思吹」的結果,所聽見的,只不過是風的響聲而已。

希奇的是,我從來就不愁沒有話說,瓶中的油取之不竭,聖靈的聲音不絕如縷,這一切的祕訣全在於不斷的自我的征服,竭力地攻克己身的應許之地,開採到的是豐富的「流奶與蜜,」享受的也是主自己。在這征服的過程中,我是自己的傍觀者,有時候甚至成為自己的粉絲。

這是生命的奧祕,我們個個都是應許之地,擁有神所賞賜的無盡的寶藏,那無限的潛能有待我們去開發;若要繼承就得征服,我們成為落在地裡的麥子,征服的目的為要敬拜與奉獻,為神犧牲是我們生命最終的完成。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5人投票

Copyright © Robert Sea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