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十一歲的彌迦拔腿狂奔,不遠之處緊追不捨的是賣刀的商人,他下定決心一定要逮著這個到他店裡偷刀的年輕小賊。這把刀的刀刃很長,刀柄卻很短,帶著它跑起來有點不方便,也很危險。還好彌迦一開始先拉開了一段距離,要不然故事結局可能就要改寫了!當他們愈往前跑,追趕的那個商人就愈疲憊,兩個人的距離也愈拉愈遠。當彌迦跑到愛色尼門回頭一看,那個商人早在隔兩條街之處便已經停了下來,開始往自己商店的方向走回去。彌迦很高興終於可以喘口氣,但他可不願冒任何風險,因為那個商人隨時可能會回頭再來追他。所以他開始朝著南方跑去。

彌迦不知道這條路最後會通往何處,但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在耶路撒冷再立足下去了。後來,他看見道路右邊不遠處有一塊大岩石,於是走到岩石西側的陰涼之處,坐下來擦擦臉上的汗。當他把呼吸調勻之後,開始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走。他原本所有的家當都裝在一個麻布袋裡,此時便把剛到手的刀子放進去,再從裡面拿出一條偷來的麵包就地吃了起來。他不能再回耶路撒冷,因為他在那裡偷了很多人的東西。彌迦的父親在他三歲時即已過世,所以他對自己的父親幾乎没有什麼印象;八歲時他的母親也過世了,他没有兄弟姊妹,一個人孤苦無依。而原本收容他的叔父在六個月前把他趕出了家門,這幾個月他都睡在馬廄裡,一切需用的東西全是偷來的。

由於陰涼的範圍慢慢縮到只剩一小塊,彌迦知道一定快到中午了,所以決定沿著這條路繼續走下去,不管通到哪裡都好。在炙熱的太陽下走了一下午,終於看到遠處有個村莊。此時彌迦感到饑腸轆轆,開始尋找水和食物。在經過一大片没有圍牆的原野時,他看見一群羊在那裡吃著乾草,有八個牧人照顧牠們。其中有個看起來年紀只比彌迦大一點的牧人,他緩慢地向前走,行進的方向正好和那條路平行,他和彌迦離得很近,於是彌迦走到他身邊,向他打探這群羊是屬於誰的?

男孩回答:「牠們的主人是附近村子裡的人。」

彌迦指向前面的村子,問道:「前面那個村子叫什麼?」

男孩回答:「那是伯利恆,又稱為大衛的城。我想你一定是外地來的。」他又補充道:「我的名字叫雅各。」

彌迦說:「我是彌迦,來自耶路撒冷。但我不想繼續住在那裡,因為那裡的人不太友善。」

雅各問道:「你背著父母離家出走嗎?」

彌迦說:「他們早就過世了,我自己孤伶伶一個人。」

雅各說:「我們當中有些人也是孤苦無依的。」

彌迦問道:「你們牧羊可以拿到工資嗎?如果可以的話,那就算我一份。」

雅各說:「我們的工資不多,但還可以糊口。你得帶幾隻羊過來,才能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我們照顧的羊群屬於城裡不同的主人,每個人只負責幾隻羊。我們帶頭的是但以理,他想出一個點子,讓我們把所有羊隻都集合在一起照顧,這樣工作起來比較輕鬆。現在往這邊走過來的人就是但以理,你可以問他能不能讓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其他的牧羊人看起來都是青少年,只有但以理看起來像是個成年人。

在但以理走過來時,雅各說:「但以理,這個孩子想要加入我們。我告訴他要先找到人願意把羊交給他照顧。但他是從耶路撒冷來的,找不到人可以把羊交給他照顧。你說怎麼辦才好?」

但以理轉向彌迦,問他:「你想要當個牧羊人,是嗎?這個工作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輕鬆。它的工作時間很長,而且日夜不分,當人們在睡覺時,我們必須保持清醒。有時要抵擋夜晚的寒冷,有時要奮力保護羊群的安全。而且羊又髒又臭,這個工作不是城市小孩做得來的。」

彌迦回答「我想做這個工作,不是因為它很輕鬆。而是為了要有飯吃,有地方睡覺。」

雅各說:「天氣暖和的時候,我們通常和羊群一起睡在曠野。當天氣轉涼,我們還是睡在戶外,就睡在羊圈的入口處。」

彌迦回答:「這没什麼問題。過去六個月來,我大部分時間都睡在馬廄或羊圈。」

但以理對他說:「每個牧羊人都需要一根杖,但是你没有。」

彌迦回答:「我可以自己做一根。」

但以理說:「看來你真的很想要這份工作。好吧!等你做好杖再回來這裡,到時我們再決定。要知道這根杖的作用是保護羊群,防止其它動物和小偷的攻擊,所以我得確定你能夠使用它來作為武器,並且確保它在打鬥時不會斷掉。」

彌迦說:「謝謝你。」

但以理對他說:「現在道謝還太早。如果你真的帶著杖回來,我們又看到你有本事讓它發揮功能,那時你再道謝也不遲。」

彌迦轉身往回跑,找到來時路上所看到的一棵皂莢木。他從麻布袋中取出了不久前才到手的刀子,爬到樹的高處長滿樹枝的地方,挑了一根長度大約是他身高兩倍的樹枝,往它與樹幹的連接處開始砍去。當樹枝掉落地上時,彌迦把刀子也丟在它旁邊,從樹上爬了下來,再拿刀子把上面的小樹枝除掉。他把這根樹枝立起來,高度剛好超過他的頭。這根樹枝尾端有一個丫字形的分岔,所以他把這個分岔也修了一下,讓它們的長度只剩約十五公分,再把兩端分岔的尾端連同樹枝底部都削得跟鉛筆一樣尖。接著他把刀子放回麻布袋,握著剛做好的杖,走回之前的曠野地。

當他回到那裡,雅各上前來對他說:「這是我所看過長得最奇怪的杖,希望但以理看到不會取笑你,打發你離開。」接著雅各把但以理找來。

但以理來了以後,面帶微笑地打量了一下彌迦手中的杖。接著他用自己的杖在地上畫出一個邊長六公尺的正方形。他叫來另外三個牧羊人,要他們和雅各分別站在正方形的一角擔任線審。他說:「等一下我要和彌迦比試,如果我們其中一人超過你們負責看守的那條線,你們就要用手中的杖打那個人四下。明白了嗎?」

他們激動地回應:「是的,我們明白。」雅各說:「這樣彌迦一定會受傷的。」

彌迦問:「要我跟你打嗎?」

但以理笑著說:「如果你還想當個牧羊人,就放膽走進這個正方形裡。」

彌迦雙手抓住他剛做好的杖,吞了一下口水,走進了那個正方形。但以理已經在等著,當彌迦慢慢接近時,但以理突然把杖從右邊向彌迦揮過去。彌迦低頭,把杖向上舉,躱過了但以理的攻擊。在但以理的杖揮過來時,彌迦的左手一縮,右手把杖向前推,擊中了但以理的肋骨。但以理大叫:「没想到你還有這招,這小子很能打!」

現在,但以理雙手抓住他的杖朝彌迦而來。為了不被逼出地上的正方形,彌迦閃向左邊,但以理從兩側各攻擊了一杖,都没能打中彌迦。

當彌迦試著舉杖要擋住但以理的第三擊時,但以理的杖由上而下擊中彌迦的手肘。

「哎唷!」彌迦大叫一聲,鬆掉他的右手,因為他的右手已經無法握住這枝杖了。他用左手揮杖,但以理往後一退躱過這一擊。但彌迦由於用力過猛,一時失去重心,接著但以理往他頭上給了一杖,讓他兩眼直冒金星,倒在地上動彈不得。過了一會兒之後,他聽到這些牧羊人的笑聲,他張開眼睛,看見他們還站在正方形裡的一個角落,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左手握著杖,用右手撐起身體,站穩後,以杖上的丫形分岔處指向但以理的喉嚨推進,把他推出了方形之外。接著自己再退回方形中央。

他很驚訝地聽到但以理說:「好吧!你們這幾個牧羊人現在可以動手打我了,誰要先來?」當四個人都打過之後,但以理轉身說:「彌迦,我歡迎你加入這個牧人的大家庭。你證明了自己的價值。接下來我們要計算羊的數目了。」

他們都轉身面對羊群,雅各向他解釋道:「在天黑前,我們會計算羊群的數目,這樣如果少了任何一隻羊,我們可以趁著天還亮時把牠找回來。」當牧羊人分頭計算羊群數目時,彌迦在一旁看著。他們花的時間比他預期的還要久,但他耐心地等待。最後,他聽到但以理說:「少了一隻,雅各你往北去找,塞特往南,詹姆士往東,彌迦往西。彌迦,這是你第一次做這件事,你要先向西直走到樹林,接著轉向南,再往西走,接著再轉向北,從頭到尾你的眼睛都要注意西方。羊隻通常不會逃走,牠們只是迷路了,如果你繞了三次還找不到,就回到這裡會合。現在出發吧!」

彌迦依照但以理的指示,先向西跑,再轉向南。在完成第二趟搜索,轉向北走時,他聽見了狗吠的聲音,於是循著聲音的方向跑去。在昏黃的光線中,他看到三隻野狗正追逐著一隻小羊。在他加快速度跑去的同時,一隻狗已經咬住了羊的脖子,這隻羊的腳步因此慢了下來。正當另兩隻狗朝著這隻羊跑去,想要傷害牠的性命時,彌迦揮著手中的杖趕到了!他的第一擊,把其中一隻狗打趴在地上。第二擊,把另一隻狗打飛了,讓牠不停哀嚎。此時,第三隻狗還是咬著羊的脖子不放,彌迦就用但以理對付他的招式,由上而下朝牠的頭頂打下去,使這隻狗嘴巴一鬆,跌在地上。這隻飽受驚嚇的羊感到暈眩,不停地發抖,彌迦在牠身旁跪了下來,仔細檢查這隻羊的脖子,還好没有任何傷口,牠只是筋疲力竭而已。

忽然間,他聽見背後有狗的嗥叫聲。一轉身,一隻狗正向他衝過來!他抓起手杖,以丫型分岔處朝牠的頭刺去。這隻狗正要跳起來攻擊,彌迦的杖扣住了牠的喉嚨,就像之前他對付但以理的情形一樣。這隻狗的重量和衝力把彌迦推倒在地,但在他倒下時,順勢把杖的底部往地上一插,因此這隻狗從彌迦頭上掠過,撞到不遠處的一棵樹上,再反彈到地面,一動也不動。

因為這隻羊還小,彌迦能夠把牠扛在肩膀上,抓著牠前後兩隻右腳來固定。他左手拿起手杖,開始走回羊群那裡。當他回到羊群聚集的地方,天已經差不多黑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其他牧羊人已經在路旁升好了火。所有羊群都聚集得更緊密,有兩個牧羊人慢慢繞著羊群兜圈子。

大部分的羊都躺在地上。當他向火堆走來時,所有牧羊人都為他歡呼。但以理幫他把肩上的羊抱了下來,拿給另一位牧羊人帶到羊群那裡。

伯利恆的一位羊群主人派人送來了烤雞和燉青菜,讓這些牧羊人當作晚餐。雅各高喊:「彌迦,你配得最大的一份,因為你證明自己是個好牧人。」

但以理補充道:「好好享受晚餐。吃完後,你和雅各還要接班繞著羊群巡邏,好讓現在當班的人也可以吃飯。你們守今晚的第一更,你們要用緩慢的速度繞行羊群,在繞完八圈之後,就可以進來叫醒第二更的塞特和詹姆士。磯法和我負責第三更,最後我們會再叫醒另外兩個人來守黎明那一更。」

彌迦吃飽後,他和雅各走到羊群那裡開始輪班。當他第四次繞過這些牧羊人身邊,發現他們都已經熟睡了。彌迦後來又繞了四圈,當他走在快要熄滅的火堆與羊群之間時,眼前突然大放光明,讓彌迦感到相當害怕,讓他本能地用手遮住眼睛。當他慢慢把手移開時,發現這亮光並不是照在任何人身上。那亮光如同閃電一樣明亮,從某個「人」的身上散發出來。

接著他聽到這個「人」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裏。」彌迦轉身望著其他牧人,發現他們從睡夢中驚醒,同樣感到害怕,試著面對一件前所未見的事。

轉眼間,整個曠野明光照耀,一大群發光的「人」同時出現。他們讚美神,齊聲高喊:「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他們的聲音聽起來像是美妙的合音,不像只是歡呼聲而已。

接著,他們朝著天上的星星上升而去,他們的出現與消失都是如此突然。彌迦看看四周,在剛才那一陣的亮光與呼喊聲之後,他以為羊群會慌亂地四散奔逃,但牠們卻仍然在原地安睡。

但以理懷著敬畏的語氣說:「一定是天使來造訪我們。」

雅各提出建議:「我們應該去一趟伯利恆,看看在那裡發生的事,就是主告訴我們的一切。」

但以理贊成他的意見,他說:「現在由塞特和詹姆士開始接班,其他人跟著我立刻往伯利恆出發。」

這些牧羊人火速趕往伯利恆。當他們剛要進村時,雅各說:「我想我知道小嬰兒身在何處,你們跟我來!」

在經過一排房子之後,他們彎向右手邊,雅各在右手邊的第二間房子停下了腳步,其他牧羊人緊跟在他後面。雅各敲門時,有一個男人來應門。雅各問:「這裡有没有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這個人面帶微笑地回答:「有的,你們都快進來吧!」

救主彌賽亞就在那裡,用布包著,臥在馬槽裡。這些牧羊人安靜地走過嬰兒的身邊看看祂的臉。彌迦看著祂的臉時,嬰兒張開眼睛凝視著他,與他四目相對,後來又閉上了雙眼。彌迦覺得這眼神看進了他的靈魂。他看見了救主彌賽亞,使他的心靈深處產生了某種改變…

問題討論與分享
草場上的羊

這個故事是個根據路加醫生的路加福音二章八至十七節 內容改編,故事中某些延伸的內容純屬虛構。


Q. 故事中有哪些詞是你聽不懂的?

A. 請小朋友說出他們所記得的那些陌生字詞,把這些字詞的意義解釋給小朋友聽。

Q. 如果你是當時住在耶路撒冷的小朋友,在故事一開頭,你會想對彌迦說些什麼?

A. 不管小朋友提出什麼樣的答案,都要注意聽聽他們為彌迦擔心那些事情。

Q. 曾有人挑戰你去做某一件你自認為做不到的事嗎?如果你有這樣的經驗,請把事情的經過和大家分享。

A. 生命中充滿許多挑戰。最佳的挑戰,是父母或老師為了要我們學習、嘗試重要的事物所提出來的。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讓小朋友明白,在遇到某些挑戰時,需要有勇氣才能加以拒絶。

Q. 你是否曾經因為令人驚奇或意料之外的事物感到害怕?可能是一陣巨響或有東西爆炸了。

A. 給孩子一個機會把某個可怕的經驗說出來。就算你認為他們說得太過誇張或是他們是在編故事也無所謂。

Q. 你是否曾經與某人的眼神有過短暫的交會,卻有一種受到肯定或被愛的感覺?可不可以請你把這樣的經驗說出來?

A. 眼神的接觸(例如:作母親的凝視著寶寶的眼睛)又稱為眼神交流。它和觸摸一樣,都是與人建立連結的第一步。夫妻之間的眼神交流很重要,他們和孩子之間的眼神交流也一樣,不只是在孩子的嬰兒期需要有眼神的交流,而是要一直延續到他們成年為止。如果你的孩子無法接受你的凝視,可能是他們感到害怕、愧疚、羞恥、焦慮,他們與你之間缺少了愛和連結。在這種情形下,你要試著在自己感到溫暖、愛、肯定時,注視著孩子的眼睛。你的眼睛能夠表達出你的感受,就算你的孩子無法形容這種感覺也没關係。

Q. 你覺得神為什麼最先向一群牧羊人宣告嬰兒耶穌誕生,而不是向君王或祭司宣告這件事?

A. 還記得天使的話嗎?他們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那些君王和祭司可能還没有做好準備要來報這個喜訊。把這大好消息帶給牧羊人,也可能是要顯示神對人的愛與關懷,不分平民百姓或是達官顯貴。

 

相關圖片

心情故事:草場上的羊:相關圖片1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4人投票

Copyright © 2015 by Dr. Rex Johnson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