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Javascript為處理區塊圓角與頁面移動至最上層,皆不影響網站之閱讀。
:::
   
[忘記密碼?]
還沒申請帳號嗎?立即註冊!
:::

上帝與我 - 心情故事

字體調整:

  1. 一般
  2. 較大
  3.  大 
  4. 很大

分享到:

  1. Facebook圖示
  2. Plurk圖示
  3. Twitter圖示

引言:且看張冀明與妻子在蠟燭兩頭燒、苦不堪言的處境中如何蒙神救拔、展翅上騰。下期推出「苦難與祝福」,且聽他娓娓道來在遭逢朋友欺騙,失去積蓄的苦難,其內心的天人交戰,以及這難以吞忍的苦難如何在他悔改歸回天父懷抱後轉為祝福。

受洗成為基督徒時,天父無微不至的呵護好比冷冽寒冬中的那盆溫暖的火,保護、陪伴我度過不安的歲月。偶而想起,心中再度揚起絲絲溫馨甜蜜。

尋求轉換事務所的智慧
1996年3月1日我設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那時,我已有八、九年的律師實務經驗,而且也從海外學成歸國,是到了檢驗過去在其他事務所學習的成果,獨自高飛的時候了。

當時,父母親已不在人世,且兄姐都已在海外多年,我一人隻身開始闖蕩江湖,心中沒有太多的安全感,無所憑恃下,我擔心自己過於安逸,會不自覺偏離人生正途,於是時常督促自己該全心「拼事業」。沒有雄厚資本、沒有堅強「靠山」,加上生性保守,只得撙節開支,舉凡事務所大小事項,盡可能自行操持。然而,由於自己過去只專注於學習律師的專業技能,沒花太多心思學習如何推展業務,因此在開設事務所後,遭逢諸多挑戰:為了讓事務所穩定成長並拓展業務,我須花大半時間與心思在設計事務所的簡介、隨時更改名片頭銜、寫文章投稿增加知名度等等。隨著每月案件量不同,在聘用員工人數的拿捏上,更是費盡心力,同時需學習領導統御、指導新進律師,三不五時得為「五斗米折腰」,還需自行打掃事務所內外,真可謂「校長兼撞鐘」。不僅於此,爲了節省開支,妻子在照顧兒女之餘,不時也得來事務所幫忙,所幸她個性溫柔體貼,成為我與同事之間最好的潤滑劑!就這樣,事務所在一切從簡中起步,跌跌撞撞地撐過了一年有餘。

一直以來我心底有個秘密,夢想著有一天能在父親的家鄉學習。1998年2月在與兄姐返鄉探親的飛機上巧遇一位到大陸學習法律的年輕人,整個飛行途中我們開懷暢談大陸經驗。此一機緣竟為我開啟美夢成真的契機,在事後徵得岳父母及妻子同意下,我請這位年輕人牽線引見學校老師,而接下來的申請過程順利異常,如有神助,我因此在1998年9月展開往返兩岸求學之旅。

開設事務所、到大陸念書,都是在我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前的決定。當時年輕的我思慮不夠縝密,只顧著自己努力往前衝,絲毫沒有想到會給妻子增添多少無形的壓力和責任;在我到大陸念書期間,她每一天除了照顧兒女、操持家務外,還得抽空到事務所關照同事的各樣需要,然而,不管身心有多疲憊、煎熬,她一直咬牙苦撐直到我返臺到事務所上班時,才不支病倒。

儘管自覺不該讓妻子如此辛苦,但那時事務所好不容易步上軌道,且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而案件量也持續增長,自然不能輕易放棄;在此同時,博士課程正進入密集上課階段,更不能半途而廢。我面臨了騎虎難下的兩難境地!!

還好,這時我與妻子受洗成為基督徒,得以將這個無法承受的重擔交託仰望天父。不久,轉機出現!1999年2月間,一位熟識多年的法律系學長找我合作,在此之前,我們偶有聯繫,他甚至曾將自己遇到的法律問題委託我處理,而他在我尚未自行開設事務所前,也曾詢問我加入他事務所的意願。他是一位相當優秀的律師,受到許多上市公司老闆的賞識,所以他事務所的業務蒸蒸日上,需要增加人手。學長明知我自行開立事務所,但他偶爾仍與我聯繫,他如此厚愛我,找我合作,我當然欣喜。不過,我瞭解他事務所的問題,也瞭解他的個性,因此對於合作事宜仍有顧忌,否則,在他先前邀約我加入他的事務所時,我早同意加入,也就不可能自行開設事務所。然而,考量妻子的身體狀況和她所承受的壓力,理智告訴我該立即同意學長的邀約,但情感上著實無法與千辛萬苦成立的事務所割捨開來,且未來與學長能否合作愉快順遂仍是未知數。

雖然,已將這「燙手山芋」交給了天父,但是我從未見過天父,也不曾聽到祂親口對我說話,祂不像我以往上山下海詢問的通靈師傅、摸骨師父或算命仙,會立即回應我的問題!該如何做才能得到天父的智慧指引呢?當時,我自然想到帶我受洗的美仁浸信會廖澤一牧師。然而,廖牧師並沒有像先前的那些通靈師傅或算命仙一樣,立即給我是否該與學長的事務所合併的答案,他針對我的問題,只提出尋求天父旨意的「五項原則」:
一、是否依據聖經所示的原則
二、與罪惡有無關係
三、是否體貼肉體,或體貼聖靈(就是不能放縱肉體)
四、請教屬靈前輩
五、心中有無不安等
他進一步告訴我,如果經由這五項原則檢視,沒有任何不平安時,就可以「勇往向前行」。他堅守聖經原則的態度,始終如一,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

廖牧師的回答似乎很玄,而我的個性很急,實在有點摸不著頭緒,如果是以往的我,對於無法立即獲得答案的這種情形,會馬上汲汲營營地找尋下一個解答,但接受基督信仰後,我告訴自己應該學習放下過去的急性子,好好體悟廖牧師教導的五項原則,務必要得著天父的智慧引領,否則如何面對未來數不清的人生抉擇?廖牧師除了提出這五項原則外,也指示初信主的我:要每日念聖經,最好一年念完一遍聖經;同時要學習每日禱告,尋求天父帶領。我只好悻悻然地乖乖回家念聖經和學習禱告。

如今想來,廖牧師當時的回應是正確的,他雖然沒有直接告訴我應否與學長的事務所合併,但他提供的「五項原則」無異是要求我放下急躁的心,在耐心禱告中冷靜面對所處的環境,天父會在最恰當的時間,給我最好的提醒或答案,祂會一步步地打開合適的道路,同時關上不合適的,而且祂指引道路的時間總是來得相當及時,正如一般人所說的「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這是屬靈信仰裏的一項重要的功課,廖牧師沒有因為當時的我是個初信者,就違反了這項聖經原則。

等待與聖靈光照
面對茫茫無知的未來,我唯一的選擇就是依照廖牧師的指示,每早晨讀經禱告。我依然在每日7時許到事務所,只是不像以往立即開始一天的工作,而是在辦公室裏學習安靜、禱告及讀聖經。像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乖乖地依照父母親的指示,一步一步往前行,沒有其他想法,更不敢有其他非分妄想。不過,對於到底該不該與學長的事務所合併,仍是我心中一塊沒有放下的大石頭,眼看著學長要求我回覆的期限一天天逼近,我依然遲遲無法作出智慧的決定!

爲了使得事情可以繼續往前行,在天父沒有透過任何人或任何方式告訴我明確答案前,我只好先同意與學長協商,同時請教學長計劃合併的初步意見。畢竟,從廖牧師提示的上述「五項原則」中,天父似乎沒有將這扇協商的門關上,所以,我想我可以先謹慎地與學長展開協商。雖然名義上是與學長協商,但事實上這已猶如商場合併談判。論資歷輩分,學長大我好幾歲、學養經歷顯然在我之上;從事務所規模而言,學長的事務所經營近十年,人數、規模、案件量,均非我的事務所可以望其項背,這種談判地位早在先天上不對等,談判的條件自然不利於我。不過,既然我已交託給天父,我就該學習相信天父的引領,並學習放下一切的憂慮!

與學長的談判過程並不輕鬆,一開始雙方從大框架入手,只談一些合併的原則性議題,之後進入柴米油鹽的實質利益時,學長當然必須精打細算。過去,我固然幫助許多當事人談判法律問題,但在面對自己的利益時,仍不免投鼠忌器,無法放開心胸談判;我雖明知學長提出的條件不盡合理,但礙於學長學弟關係,實在不便有所指謫。談判過程艱辛、枯燥,等待結果的內心更是交戰,只好一再告訴自己:既然選擇了基督信仰,就必須有不同於以往求助算命仙的態度;不想其他,依然每日讀聖經、禱告。

1999年3月12日清晨,我一如往常在辦公室跪地禱告後,起身坐起晨更讀聖經。那時我念完創世記十四章,剛進入十五章。「這事以後,耶和華在異象中有話對亞伯蘭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賞賜你。」(創十五10)

突然間,我看到聖經中的「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賞賜你。」等文字竟然呈現上浮且字體變粗黑的現象近10秒!!我本以為是自己眼睛昏花,抑或是大清早神智不清,仍想著睡夢中的情景。不過,回神一想,我確實是清醒著的,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睡意,靈裏欣喜異常,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意念,將這節經文中的「亞伯蘭」改成「張冀明」,心中感覺好像是天父對我說:「張冀明,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賞賜你。」我頓時雀躍不已,確信這是天父告訴我,不要懼怕地往前行!不要懼怕與學長的談判!天父是我的盾牌!天父必大大賞賜我!天父的話大有能力,讓我的心安然篤定,從此,不再擔心害怕和學長談判了。

事實上,過去曾多次聽聞美仁浸信會的弟兄姐妹談論,念聖經時感覺聖經文字浮上來的奇妙經歷。當時雖然我耳朵聽著他們的描述,眼睛看著他們興奮的表情,也微笑以對,但心中完全不相信他們所說的!心想這根本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必定是他們眼睛昏花、意識不清、自我安慰的說法罷了!但是,當自己有了類似經歷後,我不再質疑弟兄姐妹的這類經驗,我完全確信這是真的!事後理解,在天父帶領的過程中,很多經歷不是我們可以所謂「科學眼光」來解釋的。

之後,學長分別在1999年3月19日及25日提出合併邀約條件。我清楚他步步為營的談判手法,有了天父的應許,我毫不懼怕,遂決定不再一一回應他的具體條件,以免落入陷阱;不僅於此,我全然否決他的邀約,將一切結果交託仰望天父。就在我坦然無懼地拒絕學長的二次邀約,且告知我不想再為細微枝節的條件傷神的翌日,學長立即回應接受我的條件。於是,我們在1999年3月26日確定合併條件,而我也在同年5月1日正式加入學長的事務所。

繼續仰望,恩典超乎所求所想
合併事宜確立,我與房東之間的合約恰好在同年4月底到期,我無須再為租約延展條件費心,也不必再為事務所每月的支出成本煩心,了結一樁大事,也給妻子一個很好的交代,至少她可以在家專心照顧兒女了;同時,我未來每個月有固定收入,年終也有分紅的機會,也算給了妻小安家的保障。甚至,合併條件包括我到大陸念書的往返機票及各種開支費用,天父恩典真夠用!合併條件還包括我原來事務所同事的安排,除了我的秘書與我一同轉移到學長的事務所外,其餘同仁均有更好的發展,我擔心員工前途的重擔天父同時解決。正如1999年3月12日晨更時的領受,天父確實大大祝福我!

美好恩典繼續如雪花片片降臨:由於學長的事務所設備齊全、樣樣具備,我原有的辦公設備實在沒有必要留存。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裏,處理事務所設備成為我與妻子的重要工作。我本以為天父只是處理合併事務所的大事,不會解決出售辦公設備的小事,因此,我沒有抱任何期望地再赴大陸念書,而賢慧的妻子便將事務所的機器設備列表上傳到網路販賣,同時昭告親朋好友可以前來購買二手傢俱。等我二週後返回,事務所傢俱已經出售太半,整個事務所空蕩蕩,差點沒有座椅可以上班!天父再一次讓我看到祂的奇妙恩典!!

恩典的印記仍未消失;奇異的事情繼續發生: 4月的最後一週,事務所還有大型會議桌、冰箱、辦公桌等設備乏人問津,我與妻子已討論該找尋搬家公司來搬運丟棄這些較大型物件。沒想到,就在租約到期的前二日,有位韓先生突然與我妻子電話聯繫,想購買我們所有的辦公設備,因為他開設的公司廠房失火,他沒有投保火災意外險,因而無法申請任何損失理賠,所以,他急於購買二手傢俱,以便重啟爐灶。我們很快在電話中敲定交易價額,而韓先生就在我的租約到期當天傍晚,開了一輛大貨車前來,他與他的同仁動作快速地將所有設備全部搬走,甚至包括垃圾桶等小型物件。頓時間,我承租的辦公室全部清空,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不用花錢找搬家公司搬運丟棄任何辦公設備,有人專程前來為我打掃清空辦公室,而且還支付我金錢,這真的是聽都沒聽說過的獨特經歷,也是作夢難以想像的事情!

我順利在1999年5月1日到學長的事務所上班,輕鬆愉快,沒有過去必須承擔事務所經營成本開支的壓力,而且可以專注於法律事務,天父真瞭解我!!

天父協助,完成博士學位
與學長的事務所合併後,省去獨自招攬法律業務的壓力,不只我和學長一同打團體組織戰的效果奇佳,也可以專心辦案,這對當時「半工半讀」的博士課程也有較多時間準備。或許是上帝體恤妻子掛心博士課程對我的壓力,某日晚間她在洗衣服時,仿佛聽到天父告訴她:「我既已應允冀明到大陸求學,冀明就應該坦然無懼的往前走」。妻子立即將這訊息告知我,我再次受到莫大的鼓舞!!

雖然天父透過妻子再次給我應許,但我不敢絲毫鬆懈念書攻取學位的努力。當時在學長的事務所擔任合夥律師,須認真辦案,以身作則,不能造成同仁的非議。於是,我利用工作之餘,訂出寫論文的計劃:每日6點起床,游泳保持體力與健康;7點開始寫論文,直到9點上班;之後,與同事認真處理每一件案子,直到晚上8點。返家吃飯後,繼續寫論文,直到半夜1點左右休息。就這樣足足過了3個半月沒有週末的日子;有時候,精神及體力實在無法負擔,但仍不敢上床躺著,怕上床一睡就很難再爬起來。所以,即使很累,也只躺在地上休息。

就在天父的保守與自己的努力中,我順利完成論文寫作共17萬字左右,之後就等著口試答辯。2001年4月7日是我赴京面對博士口試答辯的日子,4月的北京天氣不定,偶爾有沙塵暴來襲,常造成飛機無法順利落地,在此之前,就有前期台灣博士生遭遇此等沙塵暴,以致無法順利答辯。由於處理的案件無法提早成行,只能在口試答辯的前一日前往北京,如果飛機遭到沙塵暴,導致航班不順利,我將無法完成口試,也就無法順利畢業。

4月7日出發當天,我的心情猶如以色列人走在曠野的日子,日夜需要上帝雲彩火柱的陪伴。一路上我默默禱告,懇求天父帶領與協助,心中唯一的支柱就是天父先前透過妻子轉達給我的應許。當時往返台灣及北京還沒有直航班機,所有飛機航班必須經由香港或澳門轉機,增加飛行航程中的不確定因素。當天台北陰雨綿綿,好不容易到了澳門機場,塔台廣播飛往北京的班機延誤登機時間,心中不禁擔憂惶恐。幸好,天父看顧,當延誤的飛機起飛後,機長廣播往北京的航程中,天氣晴朗,而飛機抵達北京時,晴空萬里,氣候宜人,真是個進京趕考的好日子!

在天父的引領下,我隔日的口試答辯順利非常,口試委員提出的問題大致沒有超出我原先準備的範圍,取得博士學位已是指日可待!天父透過妻子給我的應許實現了!!返台的飛機上,心情仍頗激動,不禁寫下一首詩獻給在天上的父母親:「養育之恩無以報,幼時庭訓心記牢,返鄉學習取博士,雙親天靈盼得告」。2001年7月10日,我參加博士畢業典禮,而岳父也代表妻子歡喜地陪同我參與這興奮的一刻。

回憶這段剛信主蒙恩的日子,心中滿了感恩,不禁以腓立比書四章19節:「我的 神必照祂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裏,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為周遭親友獻上禱告,深願大家都能與我一般經歷天父恩典滿滿的祝福。

 

這篇內容讓您覺得?

,目前已有8人投票

Copyright © Victor C. M. 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secured. Used with author’s permission.